/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三國志」 の項へ

三國志 卷四 魏書四 三少帝 齊王芳 (原文)


 齊王諱芳 字蘭卿 明帝無子 養王及秦王詢 宮省事祕 莫有知其所由來者 青龍三年 立爲齊王 景初三年正月丁亥朔 帝甚病 乃立爲皇太子 是日 即皇帝位 大赦 尊皇后曰皇太后 大將軍曹爽・太尉司馬宣王輔政 詔曰 朕以眇身 繼承鴻業 煢煢在疚 靡所控告 大將軍﹑太尉奉受末命 夾輔朕躬 司徒・司空・冢宰・元輔總率百寮 以寧社稷 其與羣卿大夫勉勗乃心 稱朕意焉 諸所興作宮室之役 皆以遺詔罷之 官奴婢六十已上 免爲良人 二月 西域重譯獻火浣布 詔大將軍・太尉臨試以示百寮

 丁丑詔曰 太尉體道正直 盡忠三世 南擒孟達 西破蜀虜 東滅公孫淵 功蓋海内 昔周成建保傅之官 近漢顯宗崇寵鄧禹 所以優隆雋乂 必有尊也 其以太尉爲太傅 持節統兵都督諸軍事如故 三月 以征東將軍滿寵爲太尉 夏六月 以遼東東沓縣吏民渡海居齊郡界 以故縱城爲新沓縣以居徙民 秋七月 上始親臨朝 聽公卿奏事 八月 大赦 冬十月 鎮南將軍黄權爲車騎將軍

 十二月 詔曰 烈祖明皇帝以正月棄背天下 臣子永惟忌日之哀 其復用夏正 雖違先帝通三統之義 斯亦禮制所由變改也 又夏正於數爲得天正 其以建寅之月爲正始元年正月 以建丑月爲後十二月

 正始元年春二月乙丑 加侍中中書監劉放・侍中中書令孫資爲左右光祿大夫 丙戌 以遼東汶・北豐縣民流徙渡海 規齊郡之西安・臨菑・昌國縣界爲新汶・南豐縣 以居流民

 自去冬十二月至此月不雨 丙寅 詔令獄官亟平枉 理出輕微 羣公卿士讜言嘉謀 各悉乃心 夏四月 車騎將軍黄權薨 秋七月 詔曰 易稱損上益下 節以制度 不傷財 不害民 方今百姓不足而御府多作金銀雜物 將奚以爲 今出黄金銀物百五十種 千八百餘斤 銷冶以供軍用 八月 車駕巡省洛陽界秋稼 賜高年力田各有差

 二年春二月 帝初通論語 使太常以太牢祭孔子於辟雍 以顏淵配

 夏五月 呉將朱然等圍襄陽之樊城 太傅司馬宣王率衆拒之 六月辛丑 退 己卯

 以征東將軍王淩爲車騎將軍 冬十二月 南安郡地震

 三年春正月 東平王徽薨 三月 太尉滿寵薨 秋七月甲申 南安郡地震 乙酉 以領軍將軍蔣濟爲太尉 冬十二月 魏郡地震

 四年春正月 帝加元服 賜羣臣各有差 夏四月乙卯 立皇后甄氏 大赦 五月朔 日有食之 既 秋七月 詔祀故大司馬曹真・曹休・征南大將軍夏侯尚・太常桓階・司空陳羣・太傅鍾繇・車騎將軍張郃・左將軍徐晃・前將軍張遼・右將軍樂進・太尉華歆・司徒王朗・驃騎將軍曹洪・征西將軍夏侯淵・後將軍朱靈・文聘・執金吾臧霸・破虜將軍李典・立義將軍龐德・武猛校尉典韋於太祖廟庭 
冬十二月 倭國女王俾彌呼遣使奉獻

 五年春二月 詔大將軍曹爽率衆征蜀 夏四月朔 日有蝕之 五月癸巳 講尚書經通 使太常以太牢祀孔子於辟雍 以顏淵配 賜太傳・大將軍及侍講者各有差 丙午 大將軍曹爽引軍還 秋八月 秦王詢薨 九月 鮮卑内附 置遼東屬國 立昌黎縣以居之 冬十一月癸卯 詔祀故尚書令荀攸于太祖廟庭 己酉 復秦國爲京兆郡 十二月 司空崔林薨

 六年春二月丁卯 南安郡地震 丙子 以驃騎將軍趙儼爲司空 夏六月 儼薨 八月丁卯 以太常高柔爲司空 癸巳 以左光祿大夫劉放爲驃騎將軍 右光祿大夫孫資爲衛將軍 冬十一月 祫祭太祖廟 始祀前所論佐命臣二十一人 十二月辛亥 詔故司徒王朗所作易傳 令學者得以課試 乙亥 詔曰 明日大會羣臣 其令太傅乘輿上殿

 七年春二月 幽州刺史毌丘儉討高句驪 夏五月 討濊貊 皆破之 韓那奚等數十國各率種落降 秋八月戊申 詔曰 屬到市觀見所斥賣官奴婢 年皆七十 或癃疾殘病 所謂天民之窮者也 且官以其力竭而復鬻之 進退無謂 其悉遣爲良民 若有不能自存者 郡縣振給之

 己酉 詔曰 吾乃當以十九日親祠 而昨出已見治道 得雨當復更治 徒棄功夫 毎念百姓力少役多 夙夜存心 道路但當期于通利 聞乃撾捶老小 務崇脩飾 疲困流離 以至哀歎 吾豈安乘此而行 致馨德于宗廟邪 自今已後 明申勑之 冬十二月 講禮記通 使太常以太牢祀孔子於辟雍 以顏淵配

 八年春二月朔 日有蝕之 夏五月 分河東之汾北十縣爲平陽郡

 秋七月 尚書何晏奏曰 善爲國者必先治其身 治其身者慎其所習 所習正則其身正 其身正則不令而行 所習不正則其身不正 其身不正則雖令不從 是故爲人君者 所與游必擇正人 所觀覽必察正象 放鄭聲而弗聽 遠佞人而弗近 然後邪心不生而正道可弘也 季末闇主 不知損益 斥遠君子 引近小人 忠良疏遠 便辟褻狎 亂生近暱 譬之社鼠 考其昏明 所積以然 故聖賢諄諄以爲至慮 舜戒禹曰 鄰哉鄰哉 言慎所近也 周公戒成王曰 其朋其朋 言慎所與也 書云 一人有慶 兆民賴之 可自今以後 御幸式乾殿及游豫後園 皆大臣侍從 因從容戲宴 兼省文書 詢謀政事 講論經義 爲萬世法 冬十二月 散騎常侍諫議大夫孔乂奏曰 禮 天子之宮 有斲礱之制 無朱丹之飾 宜循禮復古 今天下已平 君臣之分明 陛下但當不懈于位 平公正之心 審賞罰以使之 可絶後園習騎乘馬 出必御輦乘車 天下之福 臣子之願也 晏・乂咸因闕以進規諫

 九年春二月 衛將軍中書令孫資 癸巳 驃騎將軍中書監劉放 三月甲午 司徒衛臻 各遜位 以侯就第 位特進 四月 以司空高柔爲司徒 光祿大夫徐邈爲司空 固辭不受 秋九月 以車騎將軍王淩爲司空 冬十月 大風發屋折樹

 嘉平元年春正月甲午 車駕謁高平陵 太傅司馬宣王奏免大將軍曹爽・爽弟中領軍羲・武衛將軍訓・散騎常侍彦官 以侯就第 戊戌 有司奏收黄門張當付廷尉 考實其辭 爽與謀不軌 又尚書丁謐・鄧颺・何晏・司隸校尉畢軌・荊州刺史李勝・大司農桓範皆與爽通姦謀 夷三族 語在爽傳 丙午 大赦 丁未 以太傅司馬宣王爲丞相 固讓乃止

 夏四月乙丑 改年 丙子 太尉蔣濟薨 冬十二月辛卯 以司空王淩爲太尉 庚子 以司隸校尉孫禮爲司空

 二年夏五月 以征西將軍郭淮爲車騎將軍 冬十月 以特進孫資爲驃騎將軍 十一月 司空孫禮薨 十二月甲辰 東海王霖薨 乙未 征南將軍王昶渡江 掩攻呉 破之

 三年春正月 荊州刺史王基・新城太守州泰攻呉 破之 降者數千口 二月 置南郡之夷陵縣以居降附 三月 以尚書令司馬孚爲司空 四月甲申 以征南將軍王昶爲征南大將軍 壬辰 大赦 丙午 聞太尉王淩謀廢帝 立楚王彪 太傅司馬宣王東征淩 五月甲寅 淩自殺 六月 彪賜死 秋七月壬戌 皇后甄氏崩 辛未 以司空司馬孚爲太尉 戊寅 太傅司馬宣王薨 以衛將軍司馬景王爲撫軍大將軍 録尚書事 乙未 葬懷甄后於太清陵 庚子 驃騎將軍孫資薨 十一月 有司奏諸功臣應饗食於太祖廟者 更以官爲次 太傅司馬宣王功高爵尊 最在上 十二月 以光祿勳鄭沖爲司空

 四年春正月癸卯 以撫軍大將軍司馬景王爲大將軍 二月 立皇后張氏 大赦 夏五月 魚二 見於武庫屋上 冬十一月 詔征南大將軍王昶・征東將軍胡遵・鎮南將軍毌丘儉等征呉 十二月 呉大將軍諸葛恪拒戰 大破衆軍于東關 不利而還

 五年夏四月 大赦 五月 呉太傅諸葛恪圍合肥新城 詔太尉司馬孚拒之 秋七月 恪退還

 八月 詔曰 故中郎西平郭脩 砥節厲行 秉心不回 乃者蜀將姜維寇鈔脩郡 爲所執略 往歳偽大將軍費禕驅率羣衆 陰圖闚 道經漢壽 請會衆賓 脩於廣坐之中手刃擊禕 勇過聶政 功逾介子 可謂殺身成仁 釋生取義者矣 夫追加褒寵 所以表揚忠義 祚及後胤 所以奨勸將來 其追封脩爲長樂郷侯 食邑千戸 諡曰威侯 子襲爵 加拜奉車都尉 賜銀千鉼 絹千匹 以光寵存亡 永垂來世焉

 自帝即位至于是歳 郡國縣道多所置省 俄或還復 不可勝紀

 六年春二月己丑 鎮東將軍毌丘儉上言 昔諸葛恪圍合肥新城 城中遣士劉整出圍傳消息 爲賊所得 考問所傳 語整曰 諸葛公欲活汝 汝可具服 整罵曰 死狗 此何言也 我當必死爲魏國鬼 不苟求活 逐汝去也 欲殺我者 便速殺之 終無他辭 又遣士鄭像出城傳消息 或以語恪 恪遣馬騎尋圍跡索 得像還 四五人 靮頭面縛 將繞城表 勑語像 使大呼 言 大軍已還洛 不如早降 像不從其言 更大呼城中曰 大軍近在圍外 壯士努力 賊以刀築其口 使不得言 像遂大呼 令城中聞知 整﹑像爲兵 能守義執節 子弟宜有差異 詔曰 夫顯爵所以褒元功 重賞所以寵烈士 整・像召募通使 越蹈重圍 冒突白刃 輕身守信 不幸見獲 抗節彌厲 揚六軍之大勢 安城守之懼心 臨難不顧 畢志傳命 昔解楊執楚 有隕無貳 齊路中大夫以死成命 方之整・像 所不能加 今追賜整・像爵關中侯 各除士名 使子襲爵 如部曲將死事科

 庚戌 中書令李豐與皇后父光祿大夫張緝等謀廢易大臣 以太常夏侯玄爲大將軍 事覺 諸所連及者皆伏誅 辛亥 大赦 三月 廢皇后張氏 夏四月 立皇后王氏 大赦 五月 封后父奉車都尉王夔爲廣明郷侯・光祿大夫 位特進 妻田氏爲宣陽郷君 秋九月 大將軍司馬景王將謀廢帝 以聞皇太后 甲戌 太后令曰 皇帝芳春秋已長 不親萬機 耽淫内寵 沈漫女德 日延倡優 縱其醜謔 迎六宮家人留止内房 毀人倫之叙 亂男女之節 恭孝日虧 悖慠滋甚 不可以承天緒 奉宗廟 使兼太尉高柔奉策 用一元大武告于宗廟 遣芳歸藩于齊 以避皇位 是日遷居別宮 年二十三 使者持節送衛 營齊王宮於河内之重門 制度皆如藩國之禮

 丁丑 令曰 東海王霖 高祖文皇帝之子 霖之諸子 與國至親 高貴郷公髦有大成之量 其以爲明皇帝嗣


/// ページTOP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