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後漢書」 の項へ

後漢書 卷一下光武帝紀第一下 より 中元二年 抜粋 (原文)


(中元)

 二年春正月辛未 初立北郊 祀后土 
東夷倭奴國王遣使奉獻

 二月戊戌 帝崩於南宮前殿 年六十二 遺詔曰 朕無益百姓 皆如孝文皇帝制度 務從約省 刺史・二千石・長吏皆無離城郭 無遣吏及因郵奏

 初 帝在兵閒 久厭武事 且知天下疲秏 思樂息肩 自隴・蜀平後 非儆急未嘗復言軍旅 皇太子嘗問攻戰之事 帝曰 昔衞靈公問陳 孔子不對 此非爾所及 毎旦視朝 日側迺罷 數引公卿・郎・將講論經理 夜分寐 皇太子見帝勤勞不怠 承閒諫曰 陛下有禹湯之明 而失黄老養性之福 願頤愛精神 優游自寧 帝曰 我自樂此 不爲疲也 雖身濟大業 兢兢如不及 故能明慎政體 總攬權綱 量時度力 舉無過事 退功臣而進文吏 戢弓矢而散馬牛 雖道未方古 斯亦止戈之武焉


 論曰 皇考南頓君初爲濟陽令 以建平元年十二月甲子夜生光武於縣舍 有赤光照室中 欽異焉 使卜者王長占之 長辟左右曰 此兆吉不可言 是歳縣界有嘉禾生 一莖九穗 因名光武曰秀 明年 方士有夏賀良者 上言哀帝 云漢家歴運中衰 當再受命 於是改號爲太初元年 稱陳聖劉太平皇帝 以厭勝之 及王莽簒位 忌惡劉氏 以錢文有金刀 故改爲貨泉 或以貨泉字文爲 白水眞人 後望氣者蘇伯阿爲王莽使至南陽 遙望見舂陵郭 唶曰 氣佳哉 鬱鬱蔥蔥然 及始起兵還舂陵 遠望舍南 火光赫然屬天 有頃不見 初 道士西門君惠・李守等亦云 劉秀當爲天子 其王者受命 信有符乎 不然 何以能乘時龍而御天哉


 贊曰 炎正中微 大盜移國 九縣飆回 三精霧塞 人厭淫詐 神思反德 光武誕命 靈貺自甄 沈幾先物 深略緯文 尋邑百萬 貔虎爲羣 長轂雷野 高鋒彗雲 英威既振 新都自焚 虔劉庸代 紛紜梁趙 三河未澄 四關重擾 神旌乃顧 遞行天討 金湯失險 車書共道 靈慶既啓 人謀咸贊 明明廟謨 赳赳雄斷 於赫有命 系隆我漢


/// ページTOP 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