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後漢書」 の項へ

後漢書 卷八十五 東夷列傳第七十五 (高句驪) (原文)


 高句驪 在遼東之東千里 南與朝鮮・濊貊 東與沃沮 北與夫餘接 地方二千里 多大山深谷 人隨而爲居 少田業 力作不足以自資 故其俗節於飲食 而好修宮室 東夷相傳以爲夫餘別種 故言語法則多同 而跪拜曳一 行歩皆走 凡有五族 有消奴部・絶奴部・順奴部・灌奴部・桂婁部 本消奴部爲王 稍微弱 後桂婁部代之 其置官 有相加・對盧・沛者・古鄒大加・主簿・優台・使者・帛衣先人 武帝滅朝鮮 以高句驪爲縣 使屬玄菟 賜鼓吹伎人 其俗淫 皆絜淨自憙 暮夜輒男女羣聚爲倡樂 好祠鬼神・社稷・零星 以十月祭天大會 名曰 東盟 其國東有大穴 號襚神 亦以十月迎而祭之 其公會衣服皆錦繡 金銀以自飾 大加・主簿皆著幘 如冠幘而無後 其小加著折風 形如弁 無牢獄 有罪 諸加評議便殺之 沒入妻子爲奴婢 其昏姻皆就婦家 生子長大 然後將還 便稍營送終之具 金銀財幣盡於厚葬 積石爲封 亦種松柏 其人性凶急 有氣力 習戰闘 好寇鈔 沃沮・東濊皆屬焉

 句驪一名貊 有別種 依小水爲居 因名曰小水貊 出好弓 所謂 貊弓 是也

 王莽初 發句驪兵以伐匈奴 其人不欲行 彊迫遣之 皆亡出塞爲寇盜 遼西大尹田譚追擊 戰死 莽令其將嚴尤擊之 誘句驪侯騶入塞 斬之 傳首長安 莽大説 更名高句驪王爲下句驪侯 於是貊人寇邊愈甚 建武八年 高句驪遣使朝貢 光武復其王號 二十三年冬 句驪蠶支落大加戴升等萬餘口詣樂浪内屬 二十五年春 句驪寇右北平・漁陽・上谷・太原 而遼東太守祭肜以恩信招之 皆復款塞

 後句驪王宮生而開目能視 國人懷之 及長勇壯 數犯邊境 和帝元興元年春 復入遼東 寇略六縣 太守耿夔擊破之 斬其渠帥 安帝永初五年 宮遣使貢獻 求屬玄菟 元初五年 復與濊貊寇玄菟 攻華麗城 建光元年春 幽州刺史馮煥・玄菟太守姚光・遼東太守蔡諷等將兵出塞擊之 捕斬濊貊渠帥 獲兵馬財物 宮乃遣嗣子遂成將二千餘人逆光等 遣使詐降 光等信之 遂成因據險以遮大軍 而潛遣三千人攻玄菟・遼東 焚城郭 殺傷二千餘人 於是發廣陽・漁陽・右北平・涿郡屬國三千餘騎同救之 而貊人已去 夏 復與遼東鮮卑八千餘人攻遼隊 殺略吏人 蔡諷等追擊於新昌 戰歿 功曹耿耗・兵曹掾龍端・兵馬掾公孫酺以身扞諷 倶沒於陳 死者百餘人 秋 宮遂率馬韓・濊貊數千騎圍玄菟 夫餘王遣子尉仇台將二萬餘人 與州郡并力討破之 斬首五百餘級

 是歳宮死 子遂成立 姚光上言欲因其喪發兵擊之 議者皆以爲可許 尚書陳忠曰 宮前桀黠 光不能討 死而擊之 非義也 宜遣弔問 因責讓前罪 赦不加誅 取其後善 安帝從之 明年 遂成還漢生口 詣玄菟降 詔曰 遂成等桀逆無状 當斬斷葅醢 以示百姓 幸會赦令 乞罪請降 鮮卑・濊貊連年寇鈔 驅略小民 動以千數 而裁送數十百人 非向化之心也 自今已後 不與縣官戰闘而自以親附送生口者 皆與贖直 縑人四十匹 小口半之 

 遂成死 子伯固立 其後濊貊率服 東垂少事 順帝陽嘉元年 置玄菟郡屯田六部 質・桓之閒 復犯遼東西安平 殺帶方令 掠得樂浪太守妻子 建寧二年 玄菟太守耿臨討之 斬首數百級 伯固降服 乞屬玄菟云 


/// ページTOP 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