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三國志」 の項へ

(参考)三國志 卷三十 魏書三十 鮮卑 より 裴松之注 魏書曰 (原文)


 魏書曰 鮮卑亦東胡之餘也 別保鮮卑山 因號焉 其言語習俗與烏丸同 其地東接遼水 西當西城 常以季春大會 作樂水上 嫁女娶婦 頭飲宴 其獸異於中國者 野馬・羊・端牛 端牛角爲弓 世謂之角端者也 又有貂・・鼲子 皮毛柔蠕 故天下以爲名裘

 鮮卑自爲冒頓所破 遠竄遼東塞外 不與餘國爭衡 未有名通於漢 而自與烏丸相接 至光武時 南北單于更相攻伐 匈奴損耗 而鮮卑遂盛 建武三十年 鮮卑大人於仇賁率種人詣闕朝貢 封於仇賁爲王

 永平中 祭肜爲遼東太守 誘賂鮮卑 使斬叛烏丸欽志賁等首 於是鮮卑自燉煌・酒泉以東邑落大人 皆詣遼東受賞賜 青・徐二人州給錢 歳二億七千萬以爲常

 和帝時 鮮卑大都護校尉廆帥部衆從烏丸校尉任尚擊叛者 封校尉廆爲率衆王

 殤帝延平中 鮮卑乃東入塞 殺漁陽太守張顯

 安帝時 鮮卑大人燕荔陽入朝 漢賜鮮卑王印綬 赤車參駕 止烏丸校尉所治甯下 通胡市 築南北兩部質宮 受邑落質者百二十部 是後或反或降 或與匈奴・烏丸相攻擊

 安帝末 發縁邊歩騎二萬餘人 屯列衝要 後鮮卑八九千騎穿代郡及馬城塞入害長吏 漢遣度遼將軍鄧遵・中郎將馬續出塞追破之 鮮卑大人烏倫・其至鞬等七千餘人詣遵降 封烏倫爲王 其至鞬爲侯 賜采帛 遵去後 其至鞬復反 圍烏丸校尉於馬城 度遼將軍耿夔及幽州刺史救解之 其至鞬遂盛 控弦數萬騎 數道入塞 趣五原曼柏 攻匈奴南單于 殺左奧鞬日逐王

 順帝時 復入塞 殺代郡太守 漢遣黎陽營兵屯中山 縁邊郡兵屯塞下 調五營弩帥令教戰射 南單于將歩騎萬餘人助漢擊卻之 後烏丸校尉耿曄將率衆王出塞擊鮮卑 多斬首虜 於是鮮卑三萬餘落 詣遼東降 匈奴及北單于遁逃後 餘種十餘萬落 詣遼東雜處 皆自號鮮卑兵

 投鹿侯從匈奴軍三年 其妻在家 有子 投鹿侯歸 怪欲殺之 妻言 嘗晝行聞雷震 仰天視而電入其口 因呑之 遂身 十月而産 此子必有奇異 且長之 投鹿侯固不信 妻乃語家 令收養焉 號檀石槐 長大勇健 智略絶衆 年十四五 異部大人卜賁邑鈔取其外家牛羊 檀石槐策騎追擊 所向無前 悉還得所亡 由是部落畏服 施法禁 平曲直 莫敢犯者 遂推以爲大人 檀石槐既立 乃爲庭於高柳北三百餘里彈汗山啜仇水上 東西部大人皆歸焉 兵馬甚盛 南鈔漢邊 北拒丁令 東卻夫餘 西擊烏孫 盡據匈奴故地 東西萬二千餘里 南北七千餘里 罔羅山川・水澤・鹽池甚廣 漢患之 桓帝時使匈奴中郎將張奐征之 不克 乃更遣使者齎印綬 即封檀石槐爲王 欲與和親 檀石槐拒不肯受 寇鈔滋甚 乃分其地爲中東西三部 從右北平以東至遼東 接夫餘・濊貊爲東部 二十餘邑 其大人曰彌加・闕機・素利・槐頭 從右北平以西至上谷爲中部 十餘邑 其大人曰柯最・闕居・慕容等 爲大帥 從上谷以西至燉煌 西接烏孫爲西部 二十餘邑 其大人曰置鞬落羅・日律推演・宴荔游等 皆爲大帥 而制屬檀石槐 至靈帝時 大鈔略幽・并二州 縁邊諸郡 無歳不被其毒 熹平六年 遣護烏丸校尉夏育 破鮮卑中郎將田晏 匈奴中郎將臧旻與南單于出鴈門塞 三道並進 徑二千餘里征之 檀石槐帥部衆逆擊 旻等敗走 兵馬還者什一而己 
鮮卑衆日多 田畜射獵 不足給食 後檀石槐乃案行烏侯秦水 廣袤數百里 停不流 中有魚而不能得 聞人善捕魚 於是檀石槐東擊國 得千餘家 徙置烏侯秦水上 使捕魚以助糧 至于今 烏侯秦水上有汗人數百戸

 檀石槐年四十五死 子和連代立 和連材力不及父 而貪淫 斷法不平 衆叛者半 靈帝末年數爲寇鈔 攻北地 北地庶人善弩射者射中和連 和連即死 其子騫曼小 兄子魁頭代立 魁頭既立後 騫曼長大 與魁頭爭國 衆遂離散 魁頭死 弟歩度根代立 自檀石槐死後 諸大人遂世相襲也


/// ページTOP 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