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後漢書」 の項へ

後漢書 卷九十 烏桓鮮卑列傳第八十 (烏桓) (原文)


 烏桓者 本東胡也 漢初 匈奴冒頓滅其國 餘類保烏桓山 因以爲號焉 俗善騎射 弋獵禽獸爲事 隨水草放牧 居無常處 以穹廬爲舍 東開向日 食肉飲酪 以毛毳爲衣 貴少而賤老 其性悍塞 怒則殺父兄 而終不害其母 以母有族類 父兄無相仇報故也 有勇健能理決訟者 推爲大人 無世業相繼 邑落各有小帥 數百千落自爲一部 大人有所召呼 則刻木爲信 雖無文字 而部衆不敢違犯 氏姓無常 以大人健者名字爲姓 大人以下 各自畜牧營産 不相傜役 其嫁娶則先略女通情 或半歳百日 然後送牛馬羊畜 以爲娉幣 隨妻還家 妻家無尊卑 旦旦拜之 而不拜其父母 爲妻家僕役 一二年閒 妻家乃厚遣送女 居處財物一皆爲辦 其俗妻後母 報寡嫂 死則歸其故夫 計謀從用婦人 唯戰之事乃自決之 父子男女相對踞蹲 以頭爲輕便 婦人至嫁時乃養髮 分爲髻 著句決 飾以金碧 猶中國有簂歩搖 婦人能刺韋作文繡 織

 男子能作弓矢鞍勒 鍛金鐵爲兵器 其土地宜穄及東牆 東牆似蓬草 實如穄子 至十月而熟 見鳥獸孕乳 以別四節

 俗貴兵死 斂屍以棺 有哭泣之哀 至葬則歌舞相送 肥養一犬 以彩繩纓牽 并取死者所乘馬衣物 皆燒而送之 言以屬累犬 使護死者神靈歸赤山 赤山在遼東西北數千里 如中國人死者魂神歸岱山也 敬鬼神 祠天地日月星辰山川及先大人有健名者 祠用牛羊 畢皆燒之 其約法 違大人言者 罪至死 若相賊殺者 令部落自相報 不止 詣大人告之 聽出馬牛羊以贖死 其自殺父兄則無罪 若亡畔爲大人所捕者 邑落不得受之 皆徙逐於雍狂之地 沙漠之中 其土多蝮蛇 在丁令西南 烏孫東北焉

 烏桓自爲冒頓所破 衆遂孤弱 常臣伏匈奴 歳輸牛馬羊皮 過時不具 輒沒其妻子 及武帝遣驃騎將軍霍去病擊破匈奴左地 因徙烏桓於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五郡塞外 爲漢偵察匈奴動靜 其大人歳一朝見 於是始置護烏桓校尉 秩二千石 擁節監領之 使不得與匈奴交通

 昭帝時 烏桓漸強 乃發匈奴單于冢墓 以報冒頓之怨 匈奴大怒 乃東擊破烏桓 大將軍霍光聞之 因遣度遼將軍范明友將二萬騎出遼東邀匈奴 而虜已引去 明友乘烏桓新敗 遂進擊之 斬首六千餘級 獲其三王首而還 由是烏桓復寇幽州 明友輒破之 宣帝時 乃稍保塞降附

 及王莽簒位 欲擊匈奴 興十二部軍 使東域將嚴尤領烏桓・丁令兵屯代郡 皆質其妻子於郡縣 烏桓不便水土 懼久屯不休 數求謁去 莽不肯遣 遂自亡畔 還爲抄盜 而諸郡盡殺其質 由是結怨於莽 匈奴因誘其豪帥以爲吏 餘者皆羈縻屬之

 光武初 烏桓與匈奴連兵爲寇 代郡以東尤被其害 居止近塞 朝發穹廬 暮至城郭 五郡民庶 家受其辜 至於郡縣損壞 百姓流亡 其在上谷塞外白山者 最爲強富

 建武二十一年 遣伏波將軍馬援將三千騎出五阮關掩擊之 烏桓逆知 悉相率逃走 追斬百級而還 烏桓復尾擊援後 援遂晨夜奔歸 比入塞 馬死者千餘匹

 二十二年 匈奴國亂 烏桓乘弱擊破之 匈奴轉北徙數千里 漠南地空 帝乃以幣帛賂烏桓 二十五年 遼西烏桓大人郝旦等九百二十二人率衆向化 詣闕朝貢 獻奴婢牛馬及弓虎豹貂皮

 是時四夷朝賀 絡驛而至 天子乃命大會勞饗 賜以珍寶 烏桓或願留宿衞 於是封其渠帥爲侯王君長者八十一人 皆居塞内 布於縁邊諸郡 令招來種人 給其衣食 遂爲漢偵候 助擊匈奴・鮮卑 時司徒掾班彪上言 烏桓天性輕黠 好爲寇賊 若久放縱而無總領者 必復侵掠居人 但委主降掾史 恐非所能制 臣愚以爲宜復置烏桓校尉 誠有益於附集 省國家之邊慮 帝從之 於是始復置校尉於上谷甯城 開營府 并領鮮卑 賞賜質子 歳時互市焉

 及明・章・和三世 皆保塞無事 安帝永初三年夏 漁陽烏桓與右北平胡千餘寇代郡・上谷 秋 鴈門烏桓率衆王無何 與鮮卑大人丘倫等 及南匈奴骨都侯 合七千騎寇五原 與太守戰於九原高渠谷 漢兵大敗 殺郡長吏 乃遣車騎將軍何熙・度遼將軍梁慬等擊 大破之 無何乞降 鮮卑走還塞外 是後烏桓稍復親附 拜其大人戎朱廆爲親漢都尉

 順帝陽嘉四年冬 烏桓寇雲中 遮截道上商賈車牛千餘兩 度遼將軍耿曄率二千餘人追擊 不利 又戰於沙南 斬首五百級 烏桓遂圍曄於蘭池城 於是發積射士二千人 度遼營千人 配上郡屯 以討烏桓 烏桓乃退 永和五年 烏桓大人阿堅・羌渠等與南匈奴左部句龍吾斯反畔 中郎將張耽擊破斬之 餘衆悉降 桓帝永壽中 朔方烏桓與休著屠各並畔 中郎將張奐平之 延熹九年夏 烏桓復與鮮卑及南匈奴寇縁邊九郡 倶反 張奐討之 皆出塞去

 靈帝初 烏桓大人上谷有難樓者 衆九千餘落 遼西有丘力居者 衆五千餘落 皆自稱王 又遼東蘇僕延 衆千餘落 自稱峭王 右北平烏延 衆八百餘落 自稱汗魯王 並勇建而多計策 中平四年 前中山太守張純畔 入丘力居衆中 自號彌天安定王 遂爲諸郡烏桓元帥 寇掠青・徐・幽・冀四州 五年 以劉虞爲幽州牧 虞購募斬純首 北州乃定

 獻帝初平中 丘力居死 子樓班年少 從子蹋頓有武略 代立 總攝三郡 衆皆從其號令 建安初 冀州牧袁紹與前將軍公孫瓚相持不決 蹋頓遣使詣紹求和親 遂遣兵助擊瓚 破之 紹矯制賜蹋頓・難樓・蘇僕延・烏延等 皆以單于印綬 後難樓・蘇僕延率其部衆奉樓班爲單于 蹋頓爲王 然蹋頓猶秉計策 廣陽人閻柔 少沒烏桓・鮮卑中 爲其種人所歸信 柔乃因鮮卑衆 殺烏桓校尉邢舉而代之 袁紹因寵慰柔 以安北邊 及紹子尚敗 奔蹋頓 時幽・冀吏人奔烏桓者十萬餘戸 尚欲憑其兵力 復圖中國 會曹操平河北 閻柔率鮮卑・烏桓歸附 操即以柔爲校尉 建安十二年 曹操自征烏桓 大破蹋頓於柳城 斬之 首虜二十餘萬人 袁尚與樓班・烏延等皆走遼東 遼東太守公孫康並斬送之 其餘衆萬餘落 悉徙居中國云


/// ページTOP 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