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字少卿 少爲侍中建章監 善騎射 愛人 謙讓下士 甚得名譽 武帝以爲有廣之風 使將八百騎 深入匈奴二千餘里 過居延視地形 不見虜 還 拜爲騎都尉 將勇敢五千人 教射酒泉・張掖以備胡 數年 漢遣貳師將軍伐大宛 使陵將五校兵隨後 行至塞會貳師還 上賜陵書 陵留吏士 與輕騎五百出敦煌 至鹽水 迎貳師還 復留屯張掖

 天漢二年 貳師將三萬騎出酒泉 擊右賢王於天山 召陵 欲使爲貳師將輜重 陵召見武臺 叩頭自請曰 臣所將屯邊者 皆荊楚勇士奇材劍客也 力扼虎 射命中 願得自當一隊 到蘭干山南以分單于兵 毋令專郷貳師軍 上曰 將惡相屬邪 吾發軍多 毋騎予女 陵對 無所事騎 臣願以少擊衆 歩兵五千人渉單于庭 上壯而許之 因詔彊弩都尉路博德將兵半道迎陵軍 博德故伏波將軍 亦羞爲陵後距 奏言 方秋匈奴馬肥 未可與戰 臣願留陵至春 倶將酒泉・張掖騎各五千人並擊東西浚稽 可必禽也 書奏 上怒 疑陵悔不欲出而教博德上書 乃詔博德 吾欲予李陵騎 云 欲以少擊衆 今虜入西河 其引兵走西河 遮鉤營之道 詔陵 以九月發 出遮虜鄣 至東浚稽山南龍勒水上 徘徊觀虜 即亡所見 從浞野侯趙破奴故道抵受降城休士 因騎置以聞 所與博德言者云何 具以書對 陵於是將其歩卒五千人出居延 北行三十日 至浚稽山止營 舉圖所過山川地形 使麾下騎陳歩樂還以聞 歩樂召見 道陵將率得士死力 上甚説 拜歩樂爲郎

 陵至浚稽山 與單于相直 騎可三萬圍陵軍 軍居兩山間 以大車爲營 陵引士出營外爲陳 前行持戟盾 後行持弓弩 令曰 聞鼓聲而縱 聞金聲而止 虜見漢軍少 直前就營 陵搏戰攻之 千弩倶發 應弦而倒 虜還走上山 漢軍追擊 殺數千人 單于大驚 召左右地兵八萬餘騎攻陵 陵且戰且引 南行數日 抵山谷中 連戰 士卒中矢傷 三創者載輦 兩創者將車 一創者持兵戰 陵曰 吾士氣少衰而鼓不起者 何也 軍中豈有女子乎 始軍出時 關東群盜妻子徙邊者隨軍爲卒妻婦 大匿車中 陵搜得 皆劍斬之 明日復戰 斬首三千餘級 引兵東南 循故龍城道行 四五日 抵大澤葭葦中 虜從上風縱火 陵亦令軍中縱火以自救 南行至山下 單于在南山上 使其子將騎擊陵 陵軍歩鬥樹木間 復殺數千人 因發連弩射單于 單于下走 是日捕得虜 言 單于曰 此漢精兵 擊之不能下 日夜引吾南近塞 得毋有伏兵乎 諸當戸君長皆言 單于自將數萬騎擊漢數千人不能滅 後無以復使邊臣 令漢益輕匈奴 復力戰山谷間 尚四五十里得平地 不能破 乃還

 是時陵軍益急 匈奴騎多 戰一日數十合 復傷殺虜二千餘人 虜不利 欲去 會陵軍候管敢爲校尉所辱 亡降匈奴 具言 陵軍無後救 射矢且盡 獨將軍麾下及成安侯校各八百人爲前行 以黄與白爲幟 當使精騎射之即破矣 成安侯者 穎川人 父韓千秋 故濟南相 奮擊南越戰死 武帝封子延年爲侯 以校尉隨陵 單于得敢大喜 使騎並攻漢軍 疾呼曰 李陵・韓延年趣降 遂遮道急攻陵 陵居谷中 虜在山上 四面射 矢如雨下 漢軍南行 未至鞮汗山 一日五十萬矢皆盡 即棄車去 士尚三千餘人 徒斬車輻而持之 軍吏持尺刀 抵山入峽谷 單于遮其後 乘隅下壘石 士卒多死 不得行 昏後 陵便衣獨歩出營 止左右 毋隨我 丈夫一取單于耳 良久 陵還 大息曰 兵敗 死矣 軍吏或曰 將軍威震匈奴 天命不遂 後求道徑還歸 如浞野侯爲虜所得 後亡還 天子客遇之 況於將軍乎 陵曰 公止 吾不死 非壯士也 於是盡斬旌旗 及珍寶埋地中 陵歎曰 復得數十矢 足以脱矣 今無兵復戰 天明坐受縛矣 各鳥獸散 猶有得脱歸報天子者 令軍士人持二升糒 一半冰 期至遮虜鄣者相待 夜半時 擊鼓起士 鼓不鳴 陵與韓延年倶上馬 壯士從者十餘人 虜騎數千追之 韓延年戰死 陵曰 無面目報陛下 遂降 軍人分散 脱至塞者四百餘人

 陵敗處去塞百餘里 邊塞以聞 上欲陵死戰 召陵母及婦 使相者視之 無死喪色 後聞陵降 上怒甚 責問陳歩樂 歩樂自殺 群臣皆罪陵 上以問太史令司馬遷 遷盛言 陵事親孝 與士信 常奮不顧身以殉國家之急 其素所畜積也 有國士之風 今舉事一不幸 全軀保妻子之臣隨而媒
其短 誠可痛也 且陵提歩卒不滿五千 深輮戎馬之地 抑數萬之師 虜救死扶傷不暇 悉舉引弓之民共攻圍之 轉鬥千里 矢盡道窮 士張空拳 冒白刃 北首爭死敵 得人之死力 雖古名將不過也 身雖陷敗 然其所摧敗亦足暴於天下 彼之不死 宜欲得當以報漢也 初 上遣貳師大軍出 財令陵爲助兵 及陵與單于相値 而貳師功少 上以遷誣罔 欲沮貳師 爲陵游説 下遷腐刑

 久之 上悔陵無救 曰 陵當發出塞 乃詔彊弩都尉令迎軍 坐預詔之 得令老將生姦詐 乃遣使勞賜陵餘軍得脱者

 陵在匈奴歳餘 上遣因杅將軍公孫敖將兵深入匈奴迎陵 敖軍無功還 曰 捕得生口 李陵 教單于爲兵以備漢軍 故臣無所得 上聞 於是族陵家 母弟妻子皆伏誅 隴西士大夫以李氏爲愧 其後 漢遣使使匈奴 陵謂使者曰 吾爲漢將歩卒五千人橫行匈奴 以亡救而敗 何負於漢而誅吾家 使者曰 漢聞李少卿教匈奴爲兵 陵曰 乃李緒 非我也 李緒本漢塞外都尉 居奚侯城 匈奴攻之 緒降 而單于客遇緒 常坐陵上 陵痛其家以李緒而誅 使人刺殺緒 大閼氏欲殺陵 單于匿之北方 大閼氏死乃還

 單于壯陵 以女妻之 立爲右校王 
衛律爲丁靈王 皆貴用事 衛律者 父本長水胡人 律生長漢 善協律都尉李延年 延年薦言律使匈奴 使還 會延年家收 律懼并誅 亡還降匈奴 匈奴愛之 常在單于左右 陵居外 有大事 乃入議

 昭帝立 大將軍霍光・左將軍上官桀輔政 素與陵善 遣陵故人隴西任立政等三人倶至匈奴招陵 立政等至 單于置酒賜漢使者 李陵・
衛律皆侍坐 立政等見陵 未得私語 即目視陵 而數數自循其刀環 握其足 陰諭之 言可還歸漢也 後陵・律持牛酒勞漢使 博飲 兩人皆胡服椎結 立政大言曰 漢已大赦 中國安樂 主上富於春秋 霍子孟・上官少叔用事 以此言微動之 陵墨不應 孰視而自循其髮 答曰 吾已胡服矣 有頃 律起更衣 立政曰 咄 少卿良苦 霍子孟・上官少叔謝女 陵曰 霍與上官無恙乎 立政曰 請少卿來歸故郷 毋憂富貴 陵字立政曰 少公 歸易耳 恐再辱 柰何 語未卒 衛律還 頗聞餘語 曰 李少卿賢者 不獨居一國 范蠡遍遊天下 由余去戎入秦 今何語之親也 因罷去 立政隨謂陵曰 亦有意乎 陵曰 丈夫不能再辱

 陵在匈奴二十餘年 元平元年病死


/// ページTOP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