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舊唐書」 の項へ

舊唐書  卷一百九十九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九上 東夷 高麗  (原文)


 高麗者 出自扶餘之別種也 其國都於平壤城 即漢樂浪郡之故地 在京師東五千一百里 東渡海至於新羅 西北渡遼水至于營州 南渡海至于百濟 北至靺鞨 東西三千一百里 南北二千里 其官大者號大對盧 比一品 總知國事 三年一代 若稱職者 不拘年限 交替之日 或不相祗服 皆勒兵相攻 勝者爲之 其王但閉宮自守 不能制禦 次曰太大兄 比正二品 對盧以下官 總十二級 外置州縣六十餘城 大城置薩一 比都督 諸城置道使 比刺史 其下各有僚佐 分掌曹事 衣裳服飾 唯王五綵 以白羅爲冠 白皮小帶 其冠及帶 咸以金飾 官之貴者 則青羅爲冠 次以緋羅 插二鳥羽 及金銀爲飾 衫筒袖 褲大口 白韋帶 黄韋履 國人衣褐戴弁 婦人首加巾幗 好圍棋投壺之戲 人能蹴鞠 食用籩豆 簠簋 尊俎 罍洗 頗有箕子之遺風

 其所居必依山谷 皆以茅草葺舍 唯佛寺 神廟及王宮 官府乃用瓦 其俗貧窶者多 冬月皆作長坑 下燃熅火以取暖 種田養蠶 略同中國 其法 有謀反叛者 則集众持火炬競燒灼之 燋爛備體 然後斬首 家悉籍沒 守城降敵 臨陣敗北 殺人行劫者斬 盜物者 十二倍酬贓 殺牛馬者 沒身爲奴婢 大體用法嚴峻 少有犯者 乃至路不拾遺 其俗多淫祀 事靈星神 日神 可汗神 箕子神 國城東有大穴 名神隧 皆以十月 王自祭之

 俗愛書籍 至於衡門廝養之家 各於街衢造大屋 謂之扃堂 子弟未婚之前 晝夜於此讀書習射 其書有五經及史記 漢書 范曄後漢書 三國志 孫盛晉春秋 玉篇 字統 字林 又有文選 尤愛重之

 其王高建武 即前王高元異母弟也 武德二年 遣使來朝 四年 又遣使朝貢 高祖感隋末戰士多陷其地 五年 賜建武書曰

 朕恭膺寶命 君臨率土 祗順三靈 綏柔萬國 普天之下 情均撫字 日月所照 咸使乂安 王既統攝遼左 世居藩服 思稟正朔 遠循職貢 故遣使者 跋渉山川 申布誠懇 朕甚嘉焉 方今六合寧晏 四海清平 玉帛既通 道路無壅 方申輯睦 永敦聘好 各保疆埸 豈非盛美 但隋氏季年 連兵構難 攻戰之所 各失其民 遂使骨肉乖離 室家分析 多歴年歳 怨曠不申 今二國通和 義無阻異 在此所有高麗人等 已令追括 尋即遣送 彼處有此國人者 王可放還 務盡撫育之方 共弘仁恕之道

 於是建武悉搜括華人 以禮賓送 前後至者萬數 高祖大喜 

 七年 遣前刑部尚書沈叔安往冊建武爲上柱國 遼東郡王 高麗王 仍將天尊像及道士往彼 爲之講老子 其王及道俗等觀聽者數千人 高祖嘗謂侍臣曰 名實之間 理須相副 高麗稱臣於隋 終拒煬帝 此亦何臣之有 朕敬於萬物 不欲驕貴 但據有土宇 務共安人 何必令其稱臣 以自尊大 即爲詔述朕此懷也 侍中裴矩 中書侍郎温彦博曰 遼東之地 周爲箕子之國 漢家玄菟郡耳 魏 晉已前 近在提封之内 不可許以不臣 且中國之於夷狄 猶太陽之對列星 理無降尊 俯同藩服 高祖乃止

 九年 新羅 百濟遣使訟建武 云閉其道路 不得入朝 又相與有隙 屢相侵掠 詔員外散騎侍郎朱子奢往和解之 建武奉表謝罪 請與新羅對使會盟 

 貞觀二年 破突厥頡利可汗 建武遣使奉賀 并上封域圖 五年 詔遣廣州都督府司馬長孫師往收瘞隋時戰亡骸骨 毀高麗所立京觀 建武懼伐其國 乃築長城 東北自扶餘城 西南至海 千有餘里 十四年 遣其太子桓權來朝 并貢方物 太宗優勞甚至

 十六年 西部大人蓋蘇文攝職有犯 諸大臣與建武議欲誅之 事洩 蘇文乃悉召部兵 云將校閲 并盛陳酒饌於城南 諸大臣皆來臨視 蘇文勒兵盡殺之 死者百餘人 焚倉庫 因馳入王宮 殺建武 立建武弟大陽子藏爲王 自立爲莫離支 猶中國兵部尚書兼中書令職也 自是專國政 蘇文姓泉氏 鬚貌甚偉 形體魁傑 身佩五刀 左右莫敢仰視 恆令其屬官俯伏於地 踐之上馬 及下馬 亦如之 出必先布隊仗 導者長呼以辟行人 百姓畏避 皆自投坑谷

 太宗聞建武死 爲之舉哀 使持節弔祭 十七年 封其嗣王藏爲遼東郡王 高麗王 又遣司農丞相里玄奬齎璽書往説諭高麗 令勿攻新羅 蓋蘇文謂玄奬曰 高麗 新羅 怨隙已久 往者隋室相侵 新羅乘釁奪高麗五百里之地 城邑新羅皆據有之 自非反地還城 此兵恐未能已 玄奘曰 既往之事 焉可追論 蘇文竟不從 太宗顧謂侍臣曰 莫離支賊弑其主 盡殺大臣 用刑有同坑阱 百姓轉動輒死 怨痛在心 道路以目 夫出師弔伐 須有其名 因其弑君虐下 敗之甚易也

 十九年 命刑部尚書張亮爲平壤道行軍大總管 領將軍常何等率江 淮 嶺 硤勁卒四萬 戰船五百艘 自萊州汎海趨平壤 又以特進英國公李勣爲遼東道行軍大總管 禮部尚書江夏王道宗爲副 領將軍張士貴等率歩騎六萬趨遼東 兩軍合勢 太宗親御六軍以會之

 夏四月 李勣軍渡遼 進攻蓋牟城 拔之 獲生口二萬 以其城置蓋州 五月 張亮副將程名振攻沙卑城 拔之 虜其男女八千口 是日 李勣進軍於遼東城 帝次遼澤 詔曰 頃者隋師渡遼 時非天贊 從軍士卒 骸骨相望 遍於原野 良可哀歎 掩骼之義 誠爲先典 其令並收瘞之 國内及新城歩騎四萬來援遼東 江夏王道宗率騎四千逆擊 大破之 斬首千餘級 帝渡遼水 詔撤橋梁 以堅士卒志 帝至遼東城下 見士卒負擔以填塹者 帝分其尤重者 親於馬上持之 從官悚動 爭齎以送城下 時李勣已率兵攻遼東城 高麗聞我有抛車 飛三百觔石於一里之外者 甚懼之 乃於城上積木爲戰樓以拒飛石 勣列車發石以擊其城 所遇盡潰 又推撞車撞其樓閣 無不傾倒 帝親率甲騎萬餘 與李勣會 圍其城 俄而南風甚勁 命縱火焚其西南樓 延燒城中 屋宇皆盡 戰士登城 賊乃大潰 燒死者萬餘人 俘其勝兵萬餘口 以其城爲遼州 初 帝自定州命毎數十里置一烽 屬于遼城 與太子約 克遼東 當舉烽 是日 帝命舉烽 傳入塞

 師次白崖城 命攻之 右衛大將軍李思摩中弩矢 帝親爲吮血 將士聞之 莫不感勵 其城因山臨水 四面險絶 李勣以撞車撞之 飛石流矢 雨集城中 六月 帝臨其西北 城主孫伐音潛遣使請降 曰 臣已願降 其中有貳者 詔賜以旗幟 曰 必降 建之城上 伐音舉幟於城上 高麗以爲唐兵登也 乃悉降 初 遼東之陷也 伐音乞降 既而中悔 帝怒其反覆 許以城中人物分賜戰士 及是 李勣言於帝曰 戰士奮厲爭先 不顧矢石者 貪虜獲耳 今城垂拔 奈何更許其降 無乃辜將士之心乎 帝曰 將軍言是也 然縱兵殺戮 虜其妻孥 朕所不忍也 將軍麾下有功者 朕以庫物賞之 庶因將軍贖此一城 遂受降 獲士女一萬 勝兵二千四百 以其城置巖州 授孫伐音爲巖州刺史 我軍之渡遼也 莫離支遣加尸城七百人戍蓋牟城 李勣盡虜之 其人並請隨軍自效 太宗謂曰 誰不欲爾之力 爾家悉在加尸 爾爲吾戰 彼將爲戮矣 破一家之妻子 求一人之力用 吾不忍也 悉令放還

 車駕進次安市城北 列營進兵以攻之 高麗北部薩高延壽 南部耨薩高惠貞率高麗 靺鞨之众十五萬來援安市城 賊中有對盧 年老習事 謂延壽曰 吾聞中國大亂 英雄並起 秦王神武 所向無敵 遂平天下 南面爲帝 北夷請服 西戎獻款 今者傾國而至 猛將鋭卒 悉萃於此 其鋒不可當也 今爲計者 莫若頓兵不戰 曠日持久 分遣驍雄 斷其饋運 不過旬日 軍糧必盡 求戰不得 欲歸無路 此不戰而取勝也 延壽不從 引軍直進 太宗夜召諸將 躬自指麾 遣李勣率歩騎一萬五千於城西嶺爲陣 長孫無忌率牛進達等精兵一萬一千以爲奇兵 自山北於狹谷出 以衝其後 太宗自將歩騎四千 潛鼓角 偃旌幟 趨賊營北高峰之上 令諸軍聞鼓角聲而齊縱 因令所司張受降幕於朝堂之側 曰 明日午時 納降虜於此矣 遂率軍而進

 明日 延壽獨見李勣兵 欲與戰 太宗遙望無忌軍塵起 令鼓角並作 旗幟齊舉 賊众大懼 將分兵禦之 而其陣已亂 李勣以歩卒長槍一萬擊之 延壽众敗 無忌縱兵乘其後 太宗又自山而下 引軍臨之 賊因大潰 斬首萬餘級 延壽等率其餘寇 依山自保 於是命無忌 勣等引兵圍之 撤東川梁以斷歸路 太宗按轡徐行 觀賊營壘 謂侍臣曰 高麗傾國而來 存亡所繫 一麾而敗 天佑我也 因下馬再拜以謝天 延壽 惠真率十五萬六千八百人請降 太宗引入轅門 延壽等膝行而前 拜手請命 太宗簡薩以下酋長三千五百人 授以戎秩 遷之内地 收靺鞨三千三百 盡坑之 餘众放還平壤 獲馬三萬疋 牛五萬頭 明光甲五千領 他器械稱是 高麗國振駭 后黄城及銀城並自拔 數百里無復人烟 因名所幸山爲駐蹕山 令將作造破陣圖 命中書侍郎許敬宗爲文勒石以紀其功 授高延壽鴻臚卿 高惠真司農卿 張亮又與高麗再戰於建安城下 皆破之 於是列長圍以攻焉

 八月 移營安市城東 李勣遂攻安市 擁延壽等降众營其城下以招之 城中人堅守不動 毎見太宗旄麾 必乘城鼓譟以拒焉 帝甚怒 李勣曰 請破之日 男子盡誅 城中聞之 人皆死戰 乃令江夏王道宗築土山 攻其城東南隅 高麗亦埤城增雉以相抗 李勣攻其西面 令抛石撞車壞其樓雉 城中隨其崩壞 即立木爲柵 道宗以樹條苞壤爲土 屯積以爲山 其中間五道加木 被土於其上 不捨晝夜 漸以逼城 道宗遣果毅都尉傅伏愛領隊兵於山頂以防敵 土山自高而陟 排其城 城崩 會伏愛私離所部 高麗百人自頹城而戰 遂據有土山而塹斷之 積火縈盾以自固 太宗大怒 斬伏愛以徇 命諸將擊之 三日不能克

 太宗以遼東倉儲無幾 士卒寒凍 乃詔班師 歴其城 城中皆屏聲偃幟 城主登城拜手奉辭 太宗嘉其堅守 賜絹百疋 以勵事君之節

 初 攻陷遼東城 其中抗拒王師 應沒爲奴婢者一萬四千人 並遣先集幽州 將分賞將士 太宗愍其父母妻子一朝分散 令有司準其直 以布帛贖之 赦爲百姓 其众歡呼之聲 三日不息 高延壽自降後 常積歎 尋以憂死 惠真竟至長安

 二十年 高麗遣使來謝罪 并獻二美女 太宗謂其使曰 歸謂爾主 美色者 人之所重 爾之所獻 信爲美麗 憫其離父母兄弟於本國 留其身而忘其親 愛其色而傷其心 我不取也 並還之

 二十二年 又遣右武衛將軍薛萬徹等往青丘道伐之 萬徹渡海入鴨綠水 進破其泊灼城 俘獲甚众 太宗又命江南造大船 遣陝州刺史孫伏伽召募勇敢之士 萊州刺史李道裕運糧及器械 貯於烏胡島 將欲大舉以伐高麗 未行而帝崩 高宗嗣位 又命兵部尚書任雅相 左武衛大將軍蘇定方 左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等前後討之 皆無大功而還

 乾封元年 高藏遣其子入朝 陪位於太山之下 其年 蓋蘇文死 其子男生代爲莫離支 與其弟男建 男産不睦 各樹朋黨 以相攻擊 男生爲二弟所逐 走據國内城死守 其子獻誠詣闕求哀 詔令左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率兵應接之 男生脱身來奔 詔授特進 遼東大都督兼平壤道安撫大使 封玄菟郡公 十一月 命司空 英國公李勣爲遼東道行軍大總管 率裨將郭待封等以征高麗

 二年二月 勣度遼至新城 謂諸將曰 新城是高麗西境鎮城 最爲要害 若不先圖 餘城未易可下 遂引兵於新城西南 據山築柵 且攻且守 城中窘迫 數有降者 自此所向克捷 高藏及男建遣太大兄男産將首領九十八人 持帛幡出降 且請入朝 勣以禮延接 男建猶閉門固守 

 總章元年九月 勣又移營於平壤城南 男建頻遣兵出戰 皆大敗 男建下捉兵總管僧信誠密遣人詣軍中 許開城門爲内應 經五日 信誠果開門 勣從兵入 登城鼓譟 燒城門樓 四面火起 男建窘急自刺 不死 十一月 拔平壤城 虜高藏 男建等 十二月 至京師 獻俘於含元宮 詔以高藏政不由己 授司平太常伯 男産先降 授司宰少卿 男建配流黔州 男生以郷導有功 授右衛大將軍 封汴國公 特進如故

 高麗國舊分爲五部 有城百七十六 戸六十九萬七千 乃分其地置都督府九 州四十二 縣一百 又置安東都護府以統之 擢其酋渠有功者授都督 刺史及縣令 與華人參理百姓 乃遣左武衛將軍薛仁貴總兵鎮之 其後頗有逃散

 儀鳳中 高宗授高藏開府儀同三司 遼東都督 封朝鮮王 居安東 鎮本蕃爲主 高藏至安東 潛與靺鞨相通謀叛 事覺 召還 配流邛州 并分徙其人 散向河南 隴右諸州 其貧弱者留在安東城傍 高藏以永淳初卒 贈衛尉卿 詔送至京師 於頡利墓左賜以葬地 兼爲樹碑 垂拱二年 又封高藏孫寶元爲朝鮮郡王 聖暦元年 進授左鷹揚衛大將軍 封爲忠誠國王 委其統攝安東舊戸 事竟不行 二年 又授高藏男德武爲安東都督 以領本蕃 自是高麗舊戸在安東者漸寡少 分投突厥及靺鞨等 高氏君長遂絶矣

 男生以儀鳳初卒於長安 贈并州大都督 子獻誠 授右衛大將軍 兼令羽林衛上下 天授中 則天嘗内出金銀寶物 令宰相及南北衙文武官内擇善射者五人共賭之 内史張光輔先讓獻誠爲第一 獻誠復讓右玉鈐衛大將軍薛吐摩支 摩支又讓獻誠 既而獻誠奏曰 陛下令簡能射者五人 所得者多非漢官 臣恐自此已後 無漢官工射之名 伏望停寢此射 則天嘉而從之 時酷吏來俊臣嘗求貨於獻誠 獻誠拒而不答 遂爲俊臣所構 誣其謀反 縊殺之 則天後知其冤 贈右羽林衛大將軍 以禮改葬

/// ページ TOP 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