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舊唐書」 の項へ

舊唐書  卷一百九十九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九上 東夷 百濟國  (原文)


 百濟國 本亦扶餘之別種 嘗爲馬韓故地 在京師東六千二百里 處大海之北 小海之南 東北至新羅 西渡海至越州 南渡海至倭國 北渡海至高麗 其王所居有東西兩城 所置内官曰内臣佐平 掌宣納事 内頭佐平 掌庫藏事 内法佐平 掌禮儀事 衛士佐平 掌宿衛兵事 朝廷佐平 掌刑獄事 兵官佐平 掌在外兵馬事 又外置六帶方 管十郡 其用法 叛逆者死 籍沒其家 殺人者 以奴婢三贖罪 官人受財及盜者 三倍追贓 仍終身禁錮 凡諸賦税及風土所産 多與高麗同 其王服大袖紫袍 青錦褲 烏羅冠 金花爲飾 素皮帶 烏革履 官人盡緋爲衣 銀花飾冠 庶人不得衣緋紫 歳時伏臘 同於中國 其書籍有五經 子 史 又表疏並依中華之法

 武德四年 其王扶餘璋遣使來獻果下馬 七年 又遣大臣奉表朝貢 高祖嘉其誠款 遣使就冊爲帶方郡王 百濟王 自是歳遣朝貢 高祖撫勞甚厚 因訟高麗閉其道路 不許來通中國 詔遣朱子奢往和之 又相與新羅世爲讎敵 數相侵伐

 貞觀元年 太宗賜其王璽書曰 王世爲君長 撫有東蕃 海隅遐曠 風濤艱阻 忠款之至 職貢相尋 尚想徽猷 甚以嘉慰 朕自祗承寵命 君臨區宇 思弘王道 愛育黎元 舟車所通 風雨所及 期之遂性 咸使乂安 新羅王金真平 朕之藩臣 王之鄰國 毎聞遣師 征討不息 阻兵安忍 殊乘所望 朕已對王姪信福及高麗 新羅使人 具敕通和 咸許輯睦 王必須忘彼前怨 識朕本懷 共篤鄰情 即停兵革 璋因遣使奉表陳謝 雖外稱順命 内實相仇如故 十一年 遣使來朝 獻鐵甲雕斧 太宗優勞之 賜綵帛三千段并錦袍等

 十五年 璋卒 其子義慈遣使奉表告哀 太宗素服哭之 贈光祿大夫 賻物二百段 遣使冊命義慈爲柱國 封帶方郡王 百濟王

 十六年 義慈興兵伐新羅四十餘城 又發兵以守之 與高麗和親通好 謀欲取党項城以絶新羅入朝之路 新羅遣使告急請救 太宗遣司農丞相里玄奬齎書告諭兩蕃 示以禍福 及太宗親征高麗 百濟懷二 乘虚襲破新羅十城 二十二年 又破其十餘城 數年之中 朝貢遂絶

 高宗嗣位 永徽二年 始又遣使朝貢 使還 降璽書與義慈曰

 至如海東三國 開基自久 並列疆界 地實犬牙 近代已來 遂構嫌隙 戰爭交起 略無寧歳 遂令三韓之氓 命懸刀俎 尋戈肆憤 朝夕相仍 朕代天理物 載深矜愍 去歳王及高麗 新羅等使並來入朝 朕命釋茲讎怨 更敦款穆 新羅使金法敏奏書 高麗 百濟 脣齒相依 競舉兵戈 侵逼交至 大城重鎮 並爲百濟所併 疆宇日蹙 威力並謝 乞詔百濟 令歸所侵之城 若不奉詔 即自興兵打取 但得故地 即請交和 朕以其言既順 不可不許 昔齊桓列土諸侯 尚存亡國 況朕萬國之主 豈可不卹危藩 王所兼新羅之城 並宜還其本國 新羅所獲百濟俘虜 亦遣還王 然後解患釋紛 韜戈偃革 百姓獲息肩之願 三蕃無戰爭之勞 比夫流血邊亭 積屍疆埸 耕織並廢 士女無聊 豈可同年而語矣 王若不從進止 朕已依法敏所請 任其與王決戰 亦令約束高麗 不許遠相救恤 高麗若不承命 即令契丹諸蕃渡遼澤入抄掠 王可深思朕言 自求多福 審圖良策 無貽後悔

 六年 新羅王金春秋又表稱百濟與高麗 靺鞨侵其北界 已沒三十餘城 顯慶五年 命左衛大將軍蘇定方統兵討之 大破其國 虜義慈及太子隆 小王孝演 偽將五十八人等送於京師 上責而宥之 其國舊分爲五部 統郡三十七 城二百 戸七十六萬 至是乃以其地分置熊津 馬韓 東明等五都督府 各統州縣 立其酋渠爲都督 刺史及縣令 命右衛郎將王文度爲熊津都督 總兵以鎮之 義慈事親以孝行聞 友于兄弟 時人號 海東曾 閔 及至京 數日而卒 贈金紫光祿大夫 衛尉卿 特許其舊臣赴哭 送就孫皓 陳叔寶墓側葬之 并爲豎碑

 文度濟海而卒 百濟僧道琛 舊將福信率众據周留城以叛 遣使往倭國 迎故王子扶餘豐立爲王 其西部 北部並翻城應之 時郎將劉仁願留鎮於百濟府城 道琛等引兵圍之 帶方州刺史劉仁軌代文度統众 便道發新羅兵合契以救仁願 轉斗而前 所向皆下 道琛等於熊津江口立兩柵以拒官軍 仁軌與新羅兵四面夾擊之 賊众退走入柵 阻水橋狹 墮水及戰死萬餘人 道琛等乃釋仁願之圍 退保任存城 新羅兵士以糧盡引還 時龍朔元年三月也

 於是道琛自稱領軍將軍 福信自稱霜岑將軍 招誘叛亡 其勢益張 使告仁軌曰 聞大唐與新羅約誓 百濟無問老少 一切殺之 然後以國付新羅 與其受死 豈若戰亡 所以聚結自固守耳 仁軌作書 具陳禍福 遣使諭之 道琛等恃衆驕倨 置仁軌之使於外館 傳語謂曰 使人官職小 我是一國大將 不合自參 不答書遣之 尋而福信殺道琛 併其兵衆 扶餘豐但主祭而巳

 二年七月 仁願 仁軌等率留鎮之兵 大破福信餘衆於熊津之東 拔其支羅城及尹城 大山 沙井等柵 殺獲甚衆 仍令分兵以鎮守之 福信等以真峴城臨江高險 又當衝要 加兵守之 仁軌引新羅之兵乘夜薄城 四面攀堞而上 比明而入據其城 斬首八百級 遂通新羅運糧之路 仁願乃奏請益兵 詔發淄 青 萊 海之兵七千人 遣左威衛將軍孫仁師統衆浮海赴熊津 以益仁願之衆 時福信既專其兵權 與扶餘豐漸相猜貳 福信稱疾 臥於窟室 將候扶餘豐問疾 謀襲殺之 扶餘豐覺而率其親信掩殺福信 又遣使往高麗及倭國請兵以拒官軍 孫仁師中路迎擊 破之 遂與仁願之衆相合 兵勢大振 於是仁師 仁願及新羅王金法敏帥陸軍進 劉仁軌及別帥杜爽 扶餘隆率水軍及糧船 自熊津江往白江以會陸軍 同趨周留城 仁軌遇扶餘豐之衆於白江之口 四戰皆捷 焚其舟四百艘 賊衆大潰 扶餘豐脱身而走 偽王子扶餘忠勝 忠志等率士女及倭衆並降 百濟諸城皆復歸順 孫仁師與劉仁願等振旅而還 詔劉仁軌代仁願率兵鎮守 乃授扶餘隆熊津都督 遣還本國 共新羅和親 以招輯其餘衆

 麟德二年八月 隆到熊津城 與新羅王法敏刑白馬而盟 先祀神祇及川谷之神 而後歃血 其盟文曰

 往者百濟先王 迷於逆順 不敦鄰好 不睦親姻 結託高麗 交通倭國 共爲殘暴 侵削新羅 破邑屠城 略無寧歳 天子憫一物之失所 憐百姓之無辜 頻命行人 遣其和好 負險恃遠 侮慢天經 皇赫斯怒 恭行弔伐 旌旗所指 一戎大定 固可瀦宮污宅 作誡來裔 塞源拔本 垂訓後昆 然懷柔伐叛 前王之令典 興亡繼絶 往哲之通規 事必師古 傳諸曩冊 故立前百濟太子司稼正卿扶餘隆爲熊津都督 守其祭祀 保其桑梓 依倚新羅 長爲與國 各除宿憾 結好和親 恭承詔命 永爲藩服 仍遣使人右威衛將軍魯城縣公劉仁願親臨勸諭 具宣成旨 約之以婚姻 申之以盟誓 刑牲歃血 共敦終始 分災恤患 恩若弟兄 祗奉綸言 不敢失墜 既盟之後 共保歳寒 若有棄信不恆 二三其德 興兵動衆 侵犯邊陲 明神鑒之 百殃是降 子孫不昌 社稷無守 煙祀磨滅 罔有遺餘 故作金書鐵契 藏之宗廟 子孫萬代 無或敢犯 神之聽之 是響是福

 劉仁軌之辭也 歃訖 埋幣帛於壇下之吉地 藏其盟書於新羅之廟 仁願 仁軌等既還 隆懼新羅 尋歸京師 

 儀鳳二年 拜光祿大夫 太常員外卿兼熊津都督 帶方郡王 令歸本蕃 安輯餘衆 時百濟本地荒毀 漸爲新羅所據 隆竟不敢還舊國而卒

 其孫敬 則天朝襲封帶方郡王 授衛尉卿 其地自此爲新羅及渤海靺鞨所分 百濟之種遂絶

/// ページ TOP 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