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舊唐書」 の項へ

舊唐書 卷八十三列傳第三十三 より抜粋 蘇定方傳 (原文)


 蘇定方 冀州武邑人也 父邕 大業末 率郷閭數千人爲本郡討賊 定方驍悍多力 膽氣絶倫 年十餘歳 隨父討捕 先登陷陣 父卒 郡守又令定方領兵 破賊首張金稱于郡南 手斬金稱 又破楊公卿于郡西 追奔二十餘里 殺獲甚衆 郷黨賴之 後仕竇建德 建德將高雅賢甚愛之 養以爲子 雅賢俄又爲劉黑闥攻陷城邑 定方毎有戰功 及黑闥・雅賢死 定方歸郷里

 貞觀初 爲匡道府折衝 隨李靖襲突厥頡利于磧口 靖使定方率二百騎爲前鋒 乘霧而行 去賊一里許 忽然霧歇 望見其牙帳 馳掩殺數十百人 頡利及隋公主狼狽散走 餘衆俯伏 靖軍既至 遂悉降之 軍還 授左武候中郎將

 永徽中 轉左衛勳一府中郎將 從左衛大將軍程知節征賀魯 爲前軍總管 至鷹娑川 突厥有二萬騎來拒 總管蘇海政與戰 互有前卻 既而突厥別部鼠尼施等又領二萬餘騎續至 定方正歇馬 隔一小嶺 去知節十許里 望見塵起 率五百騎馳往擊之 賊衆大潰 追奔二十里 殺千五百餘人 獲馬二千匹 死馬及所棄甲仗 綿亙山野 不可勝計 副大總管王文度害其功 謂知節曰 雖云破賊 官軍亦有死傷 蓋決成敗法耳 何爲此事 自今正可結爲方陣 輜重並納腹中 四面布隊 人馬被甲 賊來即戰 自保萬全 無爲輕脱 致有傷損 又矯稱別奉聖旨 以知節恃勇輕敵 使文度爲其節制 遂收軍不許深入 終日跨馬 被甲結陣 由是馬多瘦死 士卒疲勞 無有戰志 定方謂知節曰 本來討賊 今乃自守 馬餓兵疲 逢賊即敗 怯懦如此 何功可立 又公爲大將 閫外之事不許自專 別遣軍副專其號令 理必不然 須囚縶文度 飛表奏之 知節不從 至恆篤城 有胡降附 文度又曰 比我兵迴 彼還作賊 不如盡殺 取其資財 定方曰 如此自作賊耳 何成伐叛 文度不從 及分財 唯定方一無所取 師還 文度坐處死 後得除名

 明年 擢定方爲行軍大總管 又征賀魯 以任雅相・迴紇婆潤爲副 自金山之北 指處木昆部落 大破之 其俟斤嬾獨祿以衆萬餘帳來降 定方撫之 發其千騎進至突騎施部 賀魯率胡祿屋闕啜・懾舍提暾啜・鼠尼施處半啜・處木昆屈律啜・五弩失畢兵馬 衆且十萬 來拒官軍 定方率迴紇及漢兵萬餘人擊之 賊輕定方兵少 四面圍之 定方令歩卒據原 攢槊外向 親領漢騎陣於北原 賊先擊歩軍 三衝不入 定方乘勢擊之 賊遂大潰 追奔三十里 殺人馬數萬 明日 整兵復進 於是胡祿屋等・五弩失畢悉衆來降 賀魯獨與處木昆屈律啜數百騎西走 餘五咄六聞賀魯敗 各向南道降于歩真 於是西蕃悉定 唯賀魯及咥運率其牙内餘衆而奔 定方追之 復大戰於伊麗水上 殺獲略盡 賀魯及咥運十餘騎逼夜亡走 定方遣副將蕭嗣業追捕之 至於石國 擒之而還 高宗臨軒 定方戎服操賀魯以獻 列其地爲州縣 極於西海 定方以功遷左驍衛大將軍 封邢國公 又封子慶節爲武邑縣公

 俄有思結闕俟斤都曼先鎮諸胡 擁其所部及疏勒・朱倶般・嶺三國復叛 詔定方爲安撫大使 率兵討之 至葉葉水 而賊保馬頭川 於是選精卒一萬人・馬三千匹馳掩襲之 一日一夜行三百里 詰朝至城西十里 都曼大驚 率兵拒戰於城門之外 賊師敗績 退保馬保城 王師進屯其門 入夜 諸軍漸至 四面圍之 伐木爲攻具 布列城下 都曼自知不免 面縛開門出降 俘還至東都 高宗御乾陽殿 定方操都曼特勤獻之 嶺以西悉定 以功加食邢州鉅鹿真邑五百戸

 顯慶五年 從幸太原 制授熊津道大總管 率師討百濟 定方自城山濟海 至熊津江口 賊屯兵據江 定方升東岸 乘山而陣 與之大戰 揚帆蓋海 相續而至 賊師敗績 死者數千人 自餘奔散 遇潮且上 連舳入江 定方於岸上擁陣 水陸齊進 飛楫鼓譟 直趣真都 去城二十許里 賊傾國來拒 大戰破之 殺虜萬餘人 追奔入郭 其王義慈及太子隆奔于北境 定方進圍其城 義慈次子泰自立爲王 嫡孫文思曰 王與太子雖並出城 而身見在 叔總兵馬 即擅爲王 假令漢兵退 我父子當不全矣 遂率其左右投城而下 百姓從之 泰不能止 定方命卒登城建幟 於是泰開門頓顙 其大將禰植又將義慈來降 太子隆并與諸城主皆同送款 百濟悉平 分其地爲六州 俘義慈及隆・泰等獻于東都

 定方前後滅三國 皆生擒其主 賞賜珍寶 不可勝計 仍拜其子慶節爲尚輦奉御 定方俄遷左武衛大將軍 乾封二年卒 年七十六 高宗聞而傷惜 謂侍臣曰 蘇定方於國有功 例合褒贈 卿等不言 遂使哀榮未及 興言及此 不覺嗟悼 遽下詔贈幽州都督 諡曰莊


/// ページTOP 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