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梁書」 の項へ

梁書 卷二 本紀第二 武帝中 天監元年 (原文)


 天監元年夏四月丙寅 高祖即皇帝位於南郊 設壇柴燎 告類于天曰 皇帝臣衍 敢用玄牡 昭告于皇天后帝 齊氏以暦運斯既 否終則亨 欽若天應 以命于衍 夫任是司牧 惟能是授 天命不于常 帝王非一族 唐謝虞受 漢替魏升 爰及晉・宋 憲章在昔 咸以君德馭四海 元功子萬姓 故能大庇氓黎 光宅區宇 齊代云季 世主昏凶 狡焉群慝 是崇是長 肆厥姦回暴亂 以播虐于我有邦 俾溥天惴惴 將墜于深壑 九服八荒之内 連率岳牧之君 蹶角頓顙 匡救無術 臥薪待然 援天靡訴 衍投袂星言 推鋒萬里 厲其掛冠之情 用拯兆民之切 銜膽誓衆 覆鋭屠堅 建立人主 克翦昏亂 遂因時來 宰司邦國 濟民康世 實有厥勞 而晷緯呈祥 川岳效祉 朝夕坰牧 日月郊畿 代終之符既顯 革運之期已萃 殊俗百蠻 重譯獻款 人神遠邇 罔不和會 於是群公卿士 咸致厥誠 並以皇乾降命 難以謙拒 齊帝脱屣萬邦 授以神器 衍自惟匪德 辭不獲許 仰迫上玄之眷 俯惟億兆之心 宸極不可久曠 民神不可乏主 遂藉樂推 膺此嘉祚 以茲寡薄 臨御萬方 顧求夙志 永言祗惕 敬簡元辰 恭茲大禮 升壇受禪 告類上帝 克播休祉 以弘盛烈 式傳厥後 用永保于我有梁 惟明靈是饗

 禮畢 備法駕即建康宮 臨太極前殿 詔曰 五精遞襲 皇王所以受命 四海樂推 殷・周所以改物 雖禪代相舛 遭會異時 而微明迭用 其流遠矣 莫不振民育德 光被黎元 朕以寡闇 命不先後 寧濟之功 屬當期運 乘此時來 因心萬物 遂振厥弛維 大造區夏 永言前蹤 義均慚德 齊氏以代終有徴 歴數云改 欽若前載 集大命于朕躬 顧惟菲德 辭不獲命 寅畏上靈 用膺景業 執禋柴之禮 當與能之祚 繼跡百王 君臨四海 若渉大川 罔知攸濟 洪基初兆 萬品權輿 思俾慶澤 覃被率土 可大赦天下 改齊中興二年爲天監元年 賜民爵二級 文武加位二等 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 人穀五斛 逋布・口錢・宿債勿復收 其犯郷論清議 贓汙淫盜 一皆蕩滌 洗除前注 與之更始

 封齊帝爲巴陵王 全食一郡 載天子旌旗 乘五時副車 行齊正朔 郊祀天地 禮樂制度 皆用齊典 齊宣德皇后爲齊文帝妃 齊后王氏爲巴陵王妃

 詔曰 興運升降 前代舊章 齊世王侯封爵 悉皆降省 其有效著艱難者 別有後命 惟宋汝陰王不在除例

 又詔曰 大運肇升 嘉慶惟始 劫賊餘口沒在臺府者 悉可蠲放 諸流徙之家 並聽還本

 追尊皇考爲文皇帝 廟曰太祖 皇妣爲獻皇后 追諡妃郗氏爲德皇后 追封兄太傅懿爲長沙郡王 諡曰宣武 齊後軍諮議敷爲永陽郡王 諡曰昭 弟齊太常暢爲衡陽郡王 諡曰宣 齊給事黄門侍郎融爲桂陽郡王 諡曰簡

 是日 詔封文武功臣新除車騎將軍夏侯詳等十五人爲公侯 食邑各有差 以弟中護軍宏爲揚州刺史 封爲臨川郡王 南徐州刺史秀安成郡王 雍州刺史偉建安郡王 左衛將軍恢鄱陽郡王 荊州刺史憺始興郡王

 丁卯 加領軍將軍王茂鎮軍將軍 以中書監王亮爲尚書令・中軍將軍 相國左長史王瑩爲中書監・撫軍將軍 吏部尚書沈約爲尚書僕射 長兼侍中范雲爲散騎常侍・吏部尚書

 詔曰 宋氏以來 並恣淫侈 傾宮之富 遂盈數千 推算五都 愁窮四海 並嬰罹冤橫 拘逼不一 撫絃命管 良家不被蠲 織室繡房 幽厄猶見役 弊國傷和 莫斯爲甚 凡後宮樂府 西解暴室 諸如此例 一皆放遣 若衰老不能自存 官給廩食

 戊辰 車騎將軍高句驪王高雲進號車騎大將軍 鎮東大將軍百濟王餘大進號征東大將軍 安西將軍宕昌王梁彌進號鎮西將軍 
鎮東大將軍倭王武進號征東大將軍 鎮西將軍河南王吐谷渾休留代進號征西將軍 巴陵王薨于姑孰 追諡爲齊和帝 終禮一依故事

 己巳 以光祿大夫張瑰爲右光祿大夫 庚午 鎮南將軍・江州刺史陳伯之進號征南將軍

 詔曰 觀風省俗 哲后弘規 狩岳巡方 明王盛軌 所以重華在上 五品聿脩 文命肇基 四載斯履 故能物色幽微 耳目屠釣 致王業於緝熙 被淳風於遐邇 朕以寡薄 昧于治方 藉代終之運 當符命之重 取監前古 懍若馭朽 思所以振民育德 去殺勝殘 解網更張 置之仁壽 而明慚照遠 智不周物 兼以歳之不易 未遑卜征 興言夕惕 無忘鑒寐 可分遣内侍 周省四方 觀政聽謠 訪賢舉滯 其有田野不闢 獄訟無章 忘公殉私 侵漁是務者 悉隨事以聞 若懷寶迷邦 蘊奇待價 蓄響藏真 不求聞達 並依名騰奏 罔或遺隱 使輶軒所屆 如朕親覽焉

 又詔曰 金作贖刑 有聞自昔 入縑以免 施於中世 民悅法行 莫尚乎此 永言叔世 偸薄成風 嬰愆入罪 厥塗匪一 斷弊之書 日纏於聽覽 鉗之刑 歳積於牢犴 死者不可復生 刑者無因自返 由此而望滋實 庸可致乎 朕夕惕思治 念崇政術 斟酌前王 擇其令典 有可以憲章邦國 罔不由之 釋愧心於四海 昭情素於萬物 俗偽日久 禁網彌繁 漢文四百 邈焉已遠 雖省事清心 無忘日用 而委銜廢策 事未獲從 可依周・漢舊典 有罪入贖 外詳爲條格 以時奏聞

 辛未 以中領軍蔡道恭爲司州刺史 以新除謝沐縣公蕭寶義爲巴陵王 以奉齊祀 復南蘭陵武進縣 依前代之科 徴謝朏爲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 何胤爲右光祿大夫 改南東海爲蘭陵郡 土斷南徐州諸僑郡縣

 癸酉 詔曰 商俗甫移 遺風尚熾 下不上達 由來遠矣 升中馭索 增其懍然 可於公車府謗木肺石傍各置一函 若肉食莫言 山阿欲有橫議 投謗木函 若從我江・漢 功在可策 犀兕徒弊 龍蛇方縣 次身才高妙 擯壓莫通 懷傅・呂之術 抱屈・賈之歎 其理有皦然 受困包匭 夫大政侵小 豪門陵賤 四民已窮 九重莫達 若欲自申 並可投肺石函

 甲戌 詔斷遠近上慶禮

 又詔曰 禮闈文閣 宜率舊章 貴賤既位 各有差等 俯仰拜伏 以明王度 濟濟洋洋 具瞻斯在 頃因多難 治綱弛落 官非積及 榮由幸至 六軍尸四品之職 青紫治白簿之勞 振衣朝伍 長揖卿相 趨歩廣闥 並驅丞郎 遂冠履倒錯 珪甑莫辨 靜言疚懷 思返

 流弊 且翫法惰官 動成逋弛 罰以常科 終未懲革 夫檟楚申威 蓋代斷趾 笞捶有令 如或可從 外詳共平議 務盡厥理

 癸未 詔 相國府職吏 可依資勞度臺 若職限已盈 所度之餘 及驃騎府 並可賜滿

 閏月丁酉 以行宕昌王梁彌邕爲安西將軍・河涼二州刺史 正封宕昌王 壬寅 以車騎將軍夏侯詳爲右光祿大夫

 詔曰 成務弘風 肅厲内外 寔由設官分職 互相懲糾 而頃壹拘常式 見失方奏 多容違惰 莫肯執咎 憲網日弛 漸以爲俗 今端右可以風聞奏事 依元熙舊制

 五月乙亥夜 盜入南・北掖 燒神虎門・總章觀 害衛尉卿張弘策 戊子 江州刺史陳伯之舉兵反 以領軍將軍王茂爲征南將軍・江州刺史 率衆討之

 六月庚戌 以行北秦州刺史楊紹先爲北秦州刺史・武都王 是月 陳伯之奔魏 江州平 前益州刺史劉季連據成都反

 八月戊戌 置建康三官 乙巳 平北將軍・西涼州刺史象舒彭進號安西將軍 封鄧至王 丁未 詔中書監王瑩等八人參定律令 是月 詔尚書曹郎依昔奏事 林邑・干■利國各遣使獻方物

 冬十一月己未 立小廟 甲子 立皇子統爲皇太子

 十二月丙申 以國子祭酒張稷爲護軍將軍 辛亥 護軍將軍張稷免

 是歳大旱 米斗五千 人多餓死


 /// ページTOP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