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新唐書」 の項へ

新唐書 卷二百二十 列伝第一百四十五 より抜粋 百濟 (原文)


 百濟 扶餘別種也 直京師東六千里而贏 濱海之陽 西界越州 南倭 北高麗 皆踰海乃至 其東 新羅也 王居東 西二城 官有内臣佐平者宣納號令 内頭佐平主帑聚 内法佐平主禮 衛士佐平典衛兵 朝廷佐平主獄 兵官佐平掌外兵 有六方 方統十郡 大姓有八 沙氏 燕氏 劦氏 解氏 貞氏 國氏 木氏 氏 其法 反逆者誅 籍其家 殺人者 輸奴婢三贖罪 吏受賕及盜 三倍償 錮終身 俗與高麗同 有三島 生黄漆 六月刺取瀋 色若金 王服大袖紫袍 青錦褲 素皮帶 烏革履 烏羅冠飾以金 群臣絳衣 飾冠以銀 禁民衣絳紫 有文籍 紀時月如華人

 武德四年 王扶餘璋始遣使獻果下馬 自是數朝貢 高祖冊爲帶方郡王 百濟王 後五年 獻明光鎧 且訟高麗梗貢道 太宗貞觀初 詔使者平其怨 又與新羅世仇 數相侵 帝賜璽書曰 新羅 朕蕃臣 王之鄰國 聞數相侵暴 朕已詔高麗 新羅申和 王宜忘前怨 識朕本懷 璋奉表謝 然兵亦不止 再遣使朝 上鐵甲雕斧 帝優勞之 賜帛段三千 十五年 璋死 使者素服奉表曰 君外臣百濟王扶餘璋卒 帝爲舉哀玄武門 贈光祿大夫 賻賜甚厚 命祠部郎中鄭文表冊其子義慈爲柱國 紹王

 義慈事親孝 與兄弟友 時號 海東曾子 明年 與高麗連和伐新羅 取四十餘城 發兵守之 又謀取棠項城 絶貢道 新羅告急 帝遣司農丞相里玄奬齎詔書諭解 聞帝新討高麗 乃間取新羅七城 久之 又奪十餘城 因不朝貢 高宗立 乃遣使者來 帝詔義慈曰 海東三國 開基舊矣 地固犬牙 比者隙爭侵校無寧歳 新羅高城重鎮皆爲王并 歸窮于朕 丐王歸地 昔齊桓一諸侯 尚存亡國 況朕萬方主 可不卹其危邪 王所兼城宜還之 新羅所俘亦畀還王 不如詔者 任王決戰 朕將發契丹諸國 度遼深入 王可思之 無後悔

 永徽六年 新羅訴百濟 高麗 靺鞨取北境三十城 顯慶五年 乃詔左衛大將軍蘇定方爲神丘道行軍大總管 率左衛將軍劉伯英 右武衛將軍馮士貴 左驍衛將軍龐孝泰發新羅兵討之 自城山濟海 百濟守熊津口 定方縱擊 虜大敗 王師乘潮帆以進 趨真都城一舍止 虜悉众拒 復破之 斬首萬餘級 拔其城 義慈挾太子隆走北鄙 定方圍之 次子泰自立爲王 率众固守 義慈孫文思曰 王 太子固在 叔乃自王 若唐兵解去 如我父子何 與左右縋而出 民皆從之 泰不能止 定方令士超堞立幟 泰開門降 定方執義慈 隆及小王孝演 酋長五十八人送京師 平其國五部 三十七郡 二百城 戶七十六萬 乃析置熊津 馬韓 東明 金漣 德安五都督府 擢酋渠長治之 命郎將劉仁願守百濟城 左衛郎將王文度爲熊津都督 九月 定方以所俘見 詔釋不誅 義慈病死 贈衛尉卿 許舊臣赴臨 詔葬孫皓 陳叔寶墓左 授隆司稼卿 文度濟海卒 以劉仁軌代之

 璋從子福信嘗將兵 乃與浮屠道琛據周留城反 迎故王子扶餘豐於倭 立爲王 西部皆應 引兵圍仁願 龍朔元年 仁軌發新羅兵往救 道琛立二壁熊津江 仁軌與新羅兵夾擊之 奔入壁 爭梁墮溺者萬人 新羅兵還 道琛保任孝城 自稱領軍將軍 福信稱霜岑將軍 告仁軌曰 聞唐與新羅約 破百濟 無老孺皆殺之 畀以國 我與受死 不若戰 仁軌遣使齎書答説 道琛倨甚 館使者于外 嫚報曰 使人官小 我 國大將 禮不當見 徒遣之 仁軌以众少 乃休軍養威 請合新羅圖之 福信俄殺道琛 并其兵 豐不能制 二年七月 仁願等破之熊津 拔支羅城 夜薄真峴 比明入之 斬首八百級 新羅餉道乃開 仁願請濟師 詔右威衛將軍孫仁師爲熊津道行軍總管 發齊兵七千往 福信顓國 謀殺豐 豐率親信斬福信 與高麗 倭連和 仁願已得齊兵 士氣振 乃與新羅王金法敏率歩騎 而遣劉仁軌率舟師 自熊津江偕進 趨周留城 豐众屯白江口 四遇皆克 火四百艘 豐走 不知所在 偽王子扶餘忠勝 忠志率殘众及倭人請命 諸城皆復 仁願勒軍還 留仁軌代守

 帝以扶餘隆爲熊津都督 俾歸國 平新羅故憾 招還遺人 麟德二年 與新羅王會熊津城 刑白馬以盟 仁軌爲盟辭曰 往百濟先王 罔顧逆順 不敦鄰 不睦親 與高麗 倭共侵削新羅 破邑屠城 天子憐百姓無辜 命行人脩好 先王負險恃遐 侮慢弗恭 皇赫斯怒 是伐是夷 但興亡繼絶 王者通制 故立前太子隆爲熊津都督 守其祭祀 附杖新羅 長爲與國 結好除怨 恭天子命 永爲藩服 右威衛將軍魯城縣公仁願 親臨厥盟 有貳其德 興兵動众 明神監之 百殃是降 子孫不育 社稷無守 世世毋敢犯 乃作金書鐵契 藏新羅廟中

 仁願等還 隆畏众攜散 亦歸京師 儀鳳時 進帶方郡王 遣歸藩 是時 新羅彊 隆不敢入舊國 寄治高麗死 武后又以其孫敬襲王 而其地已爲新羅 渤海靺鞨所分 百濟遂絶

/// ページ TOP 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