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新唐書」 の項へ

新唐書 卷二百二 列傳第一百二十七 文藝中 より 蕭穎士 (原文)


 蕭穎士 字茂挺 梁鄱陽王恢七世孫 祖晶 賢而有謀 任雅相伐高麗 表爲記室 越王貞舉兵 杖策詣之 陳三策 王不用 晶度必敗 乃亡去 客死廣陵

 穎士四歳屬文 十歳補太學生 觀書一覽即誦 通百家譜系・書籀學 開元二十三年 舉進士 對策第一 父旻 以莒丞抵罪 穎士往訴於府佐張惟一 惟一曰 旻有佳兒 吾以旻獲譴不憾 乃平宥之

 天寶初 穎士補祕書正字 于時裴耀卿・席豫・張均・宋遙・韋述皆先進 器其材 與鈞禮 由是名播天下 奉使括遺書趙・衛間 淹久不報 爲有司劾免 留客濮陽 於是尹徴・王恆・盧異・盧士式・賈邕・趙匡・閻士和・柳並等皆執弟子禮 以久授業 號蕭夫子 召爲集賢校理 宰相李林甫欲見之 穎士方父喪 不詣 林甫嘗至故人舍邀穎士 穎士前往 哭門内以待 林甫不得已 前弔乃去 怒其不下己 調廣陵參軍事 穎士急中不能堪 作伐櫻桃樹賦曰 擢無庸之瑣質 蒙本枝以自庇 雖先寢而或薦 非和羹之正味 以譏林甫云 君子恨其褊 會母喪免 流播呉・越

 嘗謂 仲尼作春秋 爲百王不易法 而司馬遷作本紀・書・表・世家・列傳 敘事依違 失褒貶體 不足以訓 乃起漢元年訖隋義寧編年 依春秋義類爲傳百篇 在魏書高貴崩 曰 司馬昭弑帝於南闕 在梁書陳受禪 曰 陳霸先反 又自以梁枝孫 而宣帝逆取順守 故武帝得血食三紀 昔曲沃簒晉 而文公爲五伯 仲尼弗貶也 乃黜陳閏隋 以唐土德承梁火德 皆自斷 諸儒不與論也 有太原王緒者 僧辯裔孫 譔永寧公輔梁書 黜陳不帝 穎士佐之 亦著梁蕭史譜及作梁不禪陳論以發緒義例 使光明云

 史官韋述薦穎士自代 召詣史館待制 穎士乘傳詣京師 而林甫方威福自擅 穎士遂不屈 愈見疾 俄免官 往來鄠・杜間 林甫死 更調河南府參軍事 
倭國遣使入朝 自陳國人願得蕭夫子爲師者 中書舍人張漸等諫不可而止

 安祿山寵恣 穎士陰語柳並曰 胡人負寵而驕 亂不久矣 東京其先陷乎 即託疾游太室山 已而祿山反 穎士往見河南採訪使郭納 言禦守計 納忽不用 歎曰 肉食者以兒戲禦劇賊 難矣哉 聞封常清陳兵東京 往觀之 不宿而還 因藏家書於箕・潁間 身走山南 節度使源洧辟掌書記 賊別校攻南陽 洧懼 欲退保江陵 穎士説曰 官兵守潼關 財用急 必待江・淮轉餉乃足 餉道由漢・沔 則襄陽乃今天下喉襟 一日不守 則大事去矣 且列郡數十 人百萬 訓兵攘寇 社稷之功也 賊方專崤・陝 公何遽輕土地 欲取笑天下乎 洧乃按甲不出 亦會祿山死 賊解去 洧卒 往客金陵 永王璘召之 不見

 時盛王爲淮南節度大使 留蜀不遣 副大使李承式玩兵不振 穎士與宰相崔圓書 以爲 今兵食所資在東南 但楚・越重山複江 自古中原擾 則盜先起 宜時遣王以扞鎮江淮 俄而劉展果反 賊圍雍丘 脅泗上軍 承式遣兵往救 大宴賓客 陳女樂 穎士曰 天子暴露 豈臣下盡歡時邪 夫投兵不測 乃使觀聽華麗 一旦思歸 誰致其死哉 弗納 崔圓聞之 即授揚州功曹參軍 至官 信宿去 後客死汝南逆旅 年五十二 門人共謚曰文元先生

 穎士樂聞人善 以推引後進爲己任 如李陽・李幼卿・皇甫冉・陸渭等數十人 由獎目 皆爲名士 天下推知人 稱蕭功曹 嘗兄事元德秀 而友殷寅・顏真卿・柳芳・陸據・李華 邵軫・趙驊 時人語曰 殷・顏・柳・陸・李・蕭・邵・趙 以能全其交也 所與遊者 孔至・賈至・源行恭・張有略・族弟季遐・劉穎・韓拯・陳晉・孫益・韋建・韋收 獨華與齊名 世號 蕭・李 嘗與華・據游洛龍門 讀路旁碑 穎士即誦 華再閲 據三乃能盡記 聞者謂三人才高下 此其分也 有奴事穎士十年 笞楚嚴慘 或勸其去 答曰 非不能 愛其才耳 穎士數稱班彪・皇甫謐・張華・劉琨・潘尼能尚古 而混流俗不自振 曹植・陸機所不逮也 又言裴子野善著書 所許可當世者 陳子昂・富嘉謨・盧藏用之文辭 董南事・孔述睿之博學而已


/// ページTOP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