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新唐書」 の項へ

新唐書 卷二百二十 列伝第一百四十五 より抜粋 新羅 (原文)


 新羅 弁韓苗裔也 居漢樂浪地 橫千里 縱三千里 東拒長人 東南日本 西百濟 南瀕海 北高麗 而王居金城 環八里所 衛兵三千人 謂城爲侵牟羅 邑在内曰喙評 外曰邑勒 有喙評六 邑勒五十二 朝服尚白 好祠山神 八月望日 大宴賚官吏 射 其建官 以親屬爲上 其族名第一骨 第二骨以自別 兄弟女 姑 姨 從姊妹 皆聘爲妻 王族爲第一骨 妻亦其族 生子皆爲第一骨 不娶第二骨女 雖娶 常爲妾媵 官有宰相 侍中 司農卿 太府令 凡十有七等 第二骨得爲之 事必與众議 號 和白 一人異則罷 宰相家不絶祿 奴僮三千人 甲兵牛馬猪稱之 畜牧海中山 須食乃射 息穀米於人 償不滿 庸爲奴婢 王姓金 貴人姓朴 民無氏有名 食用柳杯若銅 瓦 元日相慶 是日拜日月神 男子褐褲 婦長襦 見人必跪 則以手据地爲恭 不粉黛 率美髮以繚首 以珠綵飾之 男子翦髮鬻 冒以黑巾 市皆婦女貿販 冬則作灶堂中 夏以食置冰上 畜無羊 少驢 騾 多馬 馬雖高大 不善行

 長人者 人類長三丈 鋸牙鉤爪 黑毛覆身 不火食 噬禽獸 或搏人以食 得婦人 以治衣服 其國連山數十里 有峽 固以鐵闔 號關門 新羅常屯弩士數千守之

 初 百濟伐高麗 來請救 悉兵往破之 自是相攻不置 後獲百濟王殺之 滋結怨 武德四年 王真平遣使者入朝 高祖詔通直散騎侍郎庾文素持節答賚 後三年 拜柱國 封樂浪郡王 新羅王

 貞觀五年 獻女樂二 太宗曰 比林邑獻鸚鵡 言思郷 丐還 況於人乎 付使者歸之 是歳 真平死 無子 立女善德爲王 大臣乙祭柄國 詔贈真平左光祿大夫 賻物段二百 九年 遣使者冊善德襲父封 國人號聖祖皇姑 十七年 爲高麗 百濟所攻 使者來乞師 亦會帝親伐高麗 詔率兵以披虜勢 善德使兵五萬入高麗南鄙 拔水口城以聞 二十一年 善德死 贈光祿大夫 而妹真德襲王 明年 遣子文王及弟伊贊子春秋來朝 拜文王左武衛將軍 春秋特進 因請改章服 從中國制 内出珍服賜之 又詣國學觀釋奠 講論 帝賜所製晉書 辭歸 敕三品以上郊餞

 高宗永徽元年 攻百濟 破之 遣春秋子法敏入朝 真德織錦爲頌以獻 曰 巨唐開洪業 巍巍皇猷昌 止戈成大定 興文繼百王 統天崇雨施 治物體含章 深仁諧日月 撫運邁時康 幡旗既赫赫 鉦鼓何鍠鍠 外夷違命者 翦覆被天殃 淳風凝幽顯 遐邇競呈祥 四時和玉燭 七耀巡萬方 維岳降宰輔 維帝任忠良 三五成一德 昭我唐家唐 帝美其意 擢法敏太府卿

 五年 真德死 帝爲舉哀 贈開府儀同三司 賜綵段三百 命太常丞張文收持節弔祭 以春秋襲王 明年 百濟 高麗 靺鞨共伐取其三十城 使者來請救 帝命蘇定方討之 以春秋爲嵎夷道行軍總管 遂平百濟 龍朔元年 死 法敏襲王 以其國爲雞林州大都督府 授法敏都督

 咸亨五年 納高麗叛众 略百濟地守之 帝怒 詔削官爵 以其弟右驍衛員外大將軍 臨海郡公仁問爲新羅王 自京師歸國 詔劉仁軌爲雞林道大總管 衛尉卿李弼 右領軍大將軍李謹行副之 發兵窮討 上元二年二月 仁軌破其众於七重城 以靺鞨兵浮海略南境 斬獲甚众 詔李謹行爲安東鎮撫大使 屯買肖城 三戰 虜皆北 法敏遣使入朝謝罪 貢篚相望 仁問乃還 辭王 詔復法敏官爵 然多取百濟地 遂抵高麗南境矣 置尚 良 康 熊 全 武 漢 朔 溟九州 州有都督 統郡十或二十 郡有大守 縣有小守 開耀元年 死 子政明襲王 遣使者朝 丐唐禮及它文辭 武后賜吉凶禮并文詞五十篇 死子理洪襲王 死弟興光襲王

 玄宗開元中 數入朝 獻果下馬 朝霞紬 魚牙紬 海豹皮 又獻二女 帝曰 女皆王姑姊妹 違本俗 別所親 朕不忍留 厚賜還之 又遣子弟入太學學經術 帝間賜興光瑞文錦 五色羅 紫繡紋袍 金銀精器 興光亦上異狗馬 黄金 美髢諸物 初 渤海靺鞨掠登州 興光擊走之 帝進興光寧海軍大使 使攻靺鞨 二十五年死 帝尤悼之 贈太子太保 命邢
以鴻臚少卿弔祭 子承慶襲王 詔曰 新羅號君子國 知詩 書 以卿惇儒 故持節往 宜演經誼 使知大國之盛 又以國人善棋 詔率府兵曹參軍楊季鷹爲副 國高弈皆出其下 於是厚遣使者金寶 俄冊其妻朴爲妃 承慶死 詔使者臨弔 以其弟憲英嗣王 帝在蜀 遣使泝江至成都朝正月

 大暦初 憲英死 子乾運立 甫丱 遣金隱居入朝待命 詔倉部郎中歸崇敬往弔 監察御史陸珽 顧愔爲副冊授之 并母金爲太妃 會其宰相爭權相攻 國大亂 三歳乃定 於是 歳朝獻 建中四年死 無子 國人共立宰相金良相嗣 貞元元年 遣戶部郎中蓋塤持節命之 是年死 立良相從父弟敬信襲王 十四年 死 無子 立嫡孫俊邕 明年 遣司封郎中韋丹持冊 未至 俊邕死 丹還 子重興立 永貞元年 詔兵部郎中元季方冊命 後三年 使者金力奇來謝 且言 往歳冊故主俊邕爲王 母申太妃 妻叔妃 而俊邕不幸 冊今留省中 臣請授以歸 又爲其宰相金彦昇 金仲恭 王之弟蘇金添明丐門戟 詔皆可 凡再朝貢 七年死 彦昇立 來告喪 命職方員外郎崔廷弔 且命新王 以妻貞爲妃 長慶 寶暦間 再遣使者來朝 留宿衛 彦昇死 子景徽立 大和五年 以太子左諭德源寂冊弔如儀 開成初 遣子義琮謝 願留衛 見聽 明年遣之 五年 鴻臚寺籍質子及學生歳滿者一百五人 皆還之

 有張保皋 鄭年者 皆善斗戰 工用槍 年復能沒海 履其地五十里不噎 角其勇健 保皋不及也 年以兄呼保皋 保皋以齒 年以藝 常不相下 自其國皆來爲武寧軍小將 後保皋歸新羅 謁其王曰 遍中國以新羅人爲奴婢 願得鎮清海 使賊不得掠人西去 清海 海路之要也 王與保皋萬人守之 自大和後 海上無鬻新羅人者 保皋既貴於其國 年飢寒客漣水 一日謂戍主馮元規曰 我欲東歸 乞食於張保皋 元規曰 若與保皋所負何如 奈何取死其手 年曰 飢寒死 不如兵死快 況死故郷邪 年遂去 至 謁保皋 飲之極歡 飲未卒 聞大臣殺其王 國亂無主 保皋分兵五千人與年 持年泣曰 非子不能平禍難 年至其國 誅反者 立王以報 王遂召保皋爲相 以年代守清海 會昌後 朝貢不復至

 贊曰 杜牧稱 安思順爲朔方節度時 郭汾陽 李臨淮俱爲牙門都將 二人不相能 雖同盤飲食 常睇相視 不交一言 及汾陽代思順 臨淮欲亡去 計未決 旬日 詔臨淮分汾陽半兵東出趙 魏 臨淮入請曰 一死固甘 乞免妻子 汾陽趨下 持手上堂 曰 今國亂主遷 非公不能東伐 豈懷私忿時邪 及別 執手泣涕 相勉以忠義 訖平劇盜 實二公之力 知其心不叛 知其心 難也 忿必見短 知其材 益難也 此保皋與汾陽之賢等耳 年投保皋必曰 彼貴我賤 我降下之 不宜以舊忿殺我 保皋果不殺 人之常情也 臨淮請死於汾陽 亦人之常情也 保皋任年 事出於己 年且寒飢 易爲感動 汾陽 臨淮 平生亢立 臨淮之命 出於天子 榷於保皋 汾陽爲優 此乃聖賢遲疑成敗之際也 世稱周 邵爲百代之師 周公擁孺子而邵公疑之 以周公之聖 邵公之賢 少事文王 老佐武王 能平天下 周公之心 邵公且不知之 苟有仁義之心 不資以明 雖邵公尚爾 況其下哉 嗟乎 不以怨毒相惎 而先國家之憂 晉有祁奚 唐有汾陽 保皋 孰謂夷無人哉

/// ページTOP へ ///